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半卷书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总共1431条微博

半卷微博

查看: 3557|回复: 42

[连载小说] 边陲上的星火(更新完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1-2 14:58: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边陲上的星火

梦凌著

30_172423_1.jpg

她孤身来到偏远的边境只为了自己的理想,一个小女生的生病让她遇见了她心仪的年轻军医,一场暴风雨把他们渐渐地拉近…爱神,在他们的心中悄悄的播种着, 可是泰国和柬埔寨的边境枪声再一次响起,他们离散了…


( 1 )

婉秋放下最后的一本作业本,重重地吁了一口气,起身做了几个扭腰的动作,然后关上门,走出宿舍,她要到学校任教 。

这座宿舍离学校有一段的距离。

婉秋不是本地人,她是一位志愿者老师,来自京都曼谷,那里有些事儿,有些烦恼让她感到懊丧。

来到这所距离边疆不到三公里的小学校当老师已经一年多了,偶尔地会听到树林丛间群飞的鸟儿,还有边界上传来零零落落的枪声。

婉秋不害怕,也许是因为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刚来到这所边疆学校,最初的时候听到枪声,她害怕极了,好几个晚上不敢闭上眼睛,甚至起了回曼谷的念头。后来,她慢慢地习惯了这种生活。

她可怜这里的孩子,不大有老师愿意来这里任教,事实上有几位老师在这里毕业。但,他们不愿意留在这里,都到其它繁荣的地方任教去了。婉秋不明白为什么现代的年轻人缺乏奋斗的意志,生活在这一带的老百姓,受教育的机会真的很少。

婉秋的想法得到父母亲强烈地反对,一个从英国留学回来的大学生却偏偏远离繁荣的大都市,到一个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的边疆当小学老师,可是,无论父母如何反对,都改变不了婉秋的决定。

想到这里,婉秋忽然想起了在曼谷的父母亲,她的心隐隐地在作痛。她理解父母亲的爱心和苦心,她还知道边疆学校随时都会发生危险,可是每当想起那恋爱了六年的男朋友带着另一个女人在他的睡房里被她碰见的情景,她无法原谅男朋友无情的背叛。

婉秋不怕苦,边疆老百姓的生活宁静而朴实,她渐渐地喜欢上这里,可怜这里的孩子,她愿意把自己所学的全部知识传授给这里的孩子们。

美莱学校只有三位老师,校长素猜,也是这里的村长,还有婉秋,第三位是一位志愿者陆军士兵。

早上有点儿晨雾,微风吹拂,一阵凉爽,婉秋贪婪地呼吸着大自然给予的新鲜空气。她忽然想,此时此地曼谷应该上演着汽车摆长龙的画面吧。

她对迎面走过来的小男孩露了一个笑脸:

“虎子,妹妹呢?”

叫虎子的小男孩摇了摇头。

“老师,兰子一直喊头痛。”

婉秋皱了皱眉头。

“兰子不舒服吗,有没有吃药?”

这里没有医生,这里的村民患了重病必须坐车到距离学校三公里多的边防军营医务所,那里的医生除了医疗受伤的边防军,还为当地老百姓服务。

久不久地边防军营医务所医疗队会下乡为当地百姓看病,而且是免费的,事实上患了重病的村民都会直接赶到边防军营地医务所治疗,普通感冒或是被虫蛇咬伤等,都会找一些便药解决。

虎子又摇头。

“老师,还没呢,我正要到学校的医务所讨几粒止痛药给兰子吃。”

“那爸爸妈妈呢?”婉秋紧张地问。

“爸爸妈妈昨天进森林采蘑菇和竹笋到现在还没回来,家里只有我和兰子。”

婉秋很无奈。

这里的老百姓真的是为了一天三餐的温饱而挣扎,为了糊口,有时候不得不把孩子丢在家里。而城市里的人呢?为了自己的名望和社会地位不惜花钱登广告,请客吃饭,拉拢人心,从来不曾考虑到穷人的生活是怎样过的,有一餐没一餐的日子。
婉秋叹息这不公平的世界。

“这样吧,小虎先回家看顾妹妹,老师的宿舍有一些止痛药,老师先去拿药给兰子吃,然后再到学校去。把妹妹一个人丢在家里不好!不舒服就得有人照顾啊,或者,小虎把妹妹带到学校来,老师和小虎一起照顾兰子。”婉秋低着头对虎子说。

小男孩双手合十,感激眼前这位美丽的老师。

“感谢您,老师!”

“没关系,我们一起照顾兰子吧,如果病情不好的话,老师会亲自带着兰子到边防军营医务所看医生的。”

婉秋温柔地看着小男孩。

“好的,老师。”

“去吧,照顾好妹妹噢。”婉秋吩咐小男孩,然后回到宿舍,小虎的家就在宿舍的不远处。

(继续跟踪下文哦)

评分

参与人数 3威望 +14 金钱 +22 文采 +16 人气 +22 收起 理由
冷月舞风 + 6 + 10 + 6 + 10 赞一个!
郢中倦客 + 4 + 6 + 6 + 6 赞一个!
紫陌纤尘 + 4 + 6 + 4 + 6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3-1-2 23:5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哟

点评

前面增加了前言,不知道妥当否?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3 06:41
 楼主| 发表于 2013-1-3 06:3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1-3 06:42 编辑

下午放学了,七岁的兰子烧却一直不退,婉秋担心兰子是不是得了重感冒?

校长知道了也很担心,他走进来,摸了摸兰子烫热的额头。

“应该送到边防军营地医务所去,那里有医生。”

校长一脸愁云,转身跟婉秋说,婉秋点点头,同意校长说的话。

“校长,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兰子一点儿起色都没有,还一直嚷着说头痛,全身酸痛。”

志愿者老师,也是陆军士兵鲁宾走进来,说:

“校长,让我开车吗?”

校长抬头望了鲁宾,皱起眉头,有点儿丧气地说:

“那辆破车还可以用吗?”

“勉强还可以的。”鲁宾回答,脸上一副疲累,今天他修了一整天的车。

“一位边防军和我一起修理汽车,我们在仓库兜了大半天,可以用的全用上了。”

校长叹气,脸上一副垂头丧气。

“没办法,校车的事儿,我已经向当地教育分区申请了好几回了,都被退了回来,说预算不够,这附近的居民也只能左盼右盼啦。”

每当学校的那辆旧车要出去办事,都会发出一种难听的声音,但好像是铃声,当地老百姓听到了汽车声音必然会搭顺通车外出看病或是外出办其他事儿。

鲁宾弯下身抱起兰子,婉秋跟着后面,来到汽车旁边,停步,对跟随后边的男孩子说:

“小虎先回家吧,爸爸妈妈回来你就告诉他们,老师带妹妹到边防军医务所,不用担心,到了那儿一切都会好的,老师一定会把妹妹带回来。”

“老师! 我知道了。”虎子感激地看着老师。

“别乱跑哦。”

“是!"虎子点点头,向汽车内昏睡的妹妹看了几眼,看得出他挺担心妹妹。

婉秋跨步走上汽车,看了看车座后昏睡的兰子,有点儿心疼,她对鲁宾说:

“出发吧。”

汽车嗒嗒嗒的声音响起,这辆旧老的破车随着岁月和长期的使用,似乎在抗议着什么似的。听到这沉重的声音,婉秋重重地叹了口气。

汽车开始颠簸,一路上道路崎岖不平。

婉秋不时望着后坐上的兰子,瘦弱的小女孩正随着汽车的颠簸而摇晃。

“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到达边防军医务所? ”

婉秋自言自语。

“婉秋老师别太担心!我想兰子应该是得了疟疾,到了边防医务所打一针就没事儿的。”鲁宾说。

“真可怜!小小年纪,哎!”

“乡下孩子都是这样的,长不大。”

“真奇怪,都是泰国人,生长在同一个蓝天下,生活遭遇竟如此不同。”婉秋摇了摇头。

( 2 )

鲁宾把汽车停在边防军医务所的前面,大声呼叫着,里面的几位士兵从帐篷了跑出来,把兰子从汽车上抱了下去。

婉秋跟着鲁宾的后面,走进一个宽大的帐篷。

一个军医背对着婉秋他们,弯着腰跟床上的病人说着话,听到后面的脚步声,他转过身,抬起头。

一双深遽明亮的眼睛正看对着婉秋他们,婉秋的心莫名地跳了一下 ,避开了那双正在注视她的眼睛 。

“孩子怎么啦?士兵,赶快把孩子抬到病床上。”命令的声音洪亮。

鲁宾向前面这位军医行了礼:

“报告古蒙营长。”鲁宾的声音铿锵有力,行礼利索。

“这孩子怎么啦?”

军医对着鲁宾又问了一次,眼睛却盯着婉秋。

"烧一直不退,我怀疑是疟疾,全身发抖,已经昏迷了。"

鲁宾报告得很详细,军官听了直点头。

军官拿着检测仪器仔细地为小女孩检查着。婉秋看着那双熟练的双手,有点儿入神,多么年轻帅气的医生啊!

他抬起头,深遽明亮的眼睛刚好对着婉秋的大眼睛,她有点儿紧张。

"是疟疾。"

他认真地对鲁宾说眼睛却看着婉秋,婉秋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等一会儿要打一针,先看看病情,最好在这里休息两三天。"

"孩子的妈妈可以在这里守着,但如果不方便也没关系,这里会有其他士兵照顾病人。"

婉秋蹙起眉头,说不出话。

还是鲁宾聪明,一下子就会意了。

"婉秋老师不是孩子的妈妈,她是孩子的老师。"

(继续跟踪下文哦)
 楼主| 发表于 2013-1-3 06:4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3-1-3 09: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泰国梦凌 发表于 2013-1-3 06:41
前面增加了前言,不知道妥当否?

当然可以。其实没什么妥当不妥当的,根据您自己构思的来就好:handshake
发表于 2013-1-4 10:49: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
 楼主| 发表于 2013-1-4 10:58:44 | 显示全部楼层
古蒙扬起眉头,从头到脚细心地打量着站在前面的这位年轻美丽的女老师,一个人自言自语:

"哦?是老师?"

婉秋有点儿羞涩,脸上呈现红晕。

"孩子的爸爸妈妈呢?"

古蒙把脸转向鲁宾。

"进森林找野物呢。"

"他们知道的话一定很担心..."鲁宾说。

"不用担心,这里是军营医务所,病情也不是很严重,打针吃药,好好休息就没事儿的,好了就可以上学去。"

古蒙的最后一句好像是对着婉秋说的。

"那....我和婉秋老师先回去。"

鲁宾说,把孩子交给他尊敬的上官手里,他一百个放心。

婉秋有点儿怀疑他究竟是谁?为什么鲁宾那么信任他?

令她不舒服的是那双深遽明亮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她。

"如果孩子醒来后发现周边都是陌生人一定会吓坏的,还是让孩子熟悉的人先陪着吧。"

古蒙的声音轻柔柔的,他对鲁宾说,眼睛却一刻都没离开婉秋。

婉秋望着前面这位魁梧的军官,眨了眨眼睛,犹豫不决,她知道不应该把孩子单独留下。

“没关系的,营长,我和婉秋老师都必须快点儿回去。"


(3)

看着小女孩扭曲成一团的瘦小身子,婉秋可怜兰子,医生说得对,孩子醒来看见陌生人陌生地方会害怕的。

"这样吧,鲁宾老师,你先回去,我在这里守着兰子,如果兰子的爸爸妈妈还不来,我自己想办法回学校去。"

婉秋说,她不忍心丢下孩子。

鲁宾没有反对,他知道这里是最安全的,而且他还知道他以前的上官是不会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

"那...我先回去啦。"

"鲁宾老师,麻烦你把兰子的病情告诉小虎,孩子的爸爸妈妈才知道他们的孩子生病了,现在在哪儿。"婉秋交待。

"好的。婉秋老师,你会一直守着,直到兰子的爸爸妈妈来看孩子,是吗?"鲁宾问。

"也只能这样了,把孩子孤单地丢在这里我不放心,但无论如何明早我一定会回去,我明天还有课呢。"

"营长,婉秋老师就拜托您照顾了。"

鲁宾转过身,恭恭敬敬地对古蒙说。

"我都会照顾的,你不用担心。"古蒙拍了拍鲁宾的肩。

声音充满自信。

婉秋在一旁听着,第一次仔细地打量着他。

他的黑发浓密有型,体格高大魁梧,还有,他的鼻梁很挺,嘴型相当好看,虽然眼神太过凌厉,但一张俊脸仍出奇的英挺,他的一举一动都显示着威严。

对了,鲁宾称他营长,他应该是军营医疗所的上校?中校?这么年轻的营长?

还有他那双看人的眼睛,那眼神好像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深奥,复杂,还充满...感情。

感情?

奇怪,她认识他吗?这位英俊的军官为什么会用带着感情的眼光看她?不对,他们才第一次见面呢。

她出神地想着。

这时,她的眼睛又一次碰撞着那双深遽明亮的眼睛,她的心,又跳了一下。

她沉思的神情哪里能逃得出古蒙的双眼.他蹙了眉头。

"留在这里让你很不舒服吗?"

"呃..."婉秋说不出话。

"一直在忙着孩子的事儿,看样子你还没吃晚饭吧?"他转了一个话题。

经他这么一说,婉秋还真觉得有点儿饿了,她一直在为兰子的病情而担忧着。

婉秋再一次感到窒息,她让他感到麻烦了?

他似乎看穿了她的心事。

"我马上让士兵准备晚饭,送到这里来。"

"不好意思,太麻烦了。"婉秋过意不去。

"我还不饿,说不定兰子的爸爸妈妈马上就来了,我可以回学校吃饭。"

"我想孩子的父母亲到来时已经是夜晚了,说不定是明早呢,老师还是先吃点儿东西吧。"

"照顾你不麻烦啊,你也不要多想,这里有很多吃的,瘦小的你能吃多少啊,哈哈哈!"古蒙说,看样子心情挺不错的。

婉秋无法拒绝他的话。

"嗯,好吧。"

"你不介意吧,如果我和你一起吃晚饭?"

他忽然提出共进晚餐的邀请,脸上堆满着笑容。

谁敢拒绝主人啊?婉秋心里想。

“哦,可以的。”

“谢谢!我就不用一个人吃饭了。反正我们都要吃饭,一起吃饭也没什么,你说是不是,老师?”他开始解释。

“随便,怎么都可以。”婉秋平静地回答。

不一会儿,帐篷外面有两三位士兵把饭菜端了进来。

第一次和陌生男人一起吃饭,而且眼睛还一直看着自己,婉秋感到很不舒服,小心翼翼地吃着,不出声。

“看样子你很担心你的学生。”古蒙打破僵持的气氛。

“那是我的学生。”

“你很爱学生。”

婉秋点点头,不出声,静静地吃饭。

她一直在听古蒙说话,简单的回答就是“嗯”或是点点头。

“你不烦吗?” 古蒙问。

“烦什么?”婉秋终于开口。

“贫穷的乡下。”

“不会啊,烦的话就不来了。”

“呵呵呵,也是,我好像问得太笨了。”古蒙摸了摸自己的头,呵呵呵地笑着。

“那你呢,你不烦吗?”

“烦什么?”他模仿她刚才的话。

婉秋抿嘴。

“贫穷的乡下。”

“不会啊,烦的话就不来了。”

婉秋瞪着眼前的这位男人,她知道他在捉弄她。

婉秋不再说什么,吃完饭,她行了个礼致谢,识趣地退下去,看顾兰子,另一方面她在躲避他那双眼睛。

(继续跟踪下文哦)
发表于 2013-1-4 19:3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谢谢梦凌老师分享·!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01:0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医疗所里婉秋进一步了解了这位帅气的营长,他刚毅果断的话语代表着命令,身边的人听到了会马上执行。军医医务所的病人一直在称赞古蒙医生心地好,医术高明。

“你是怎么样的人呢?”婉秋忽然为自己奇妙的感觉吓了一跳。关她什么事儿啦?

婉秋一直为兰子擦身,渐渐地孩子烧退了,可能是药力的作用,小小的她睡得很香。

这时候帐篷外响起一阵吵杂的声音,她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

原来是兰子的爸爸妈妈提着煤油灯,跟着一位士兵走进了帐篷。

婉秋松了一口气,兰子的父母亲终于来了,从昨晚到现在她一步不离地守在兰子的病床前至今未眠。


( 4 )

婉秋向兰子的父母亲交待了几句话,就急忙地走出帐篷,她想着该怎么回学校呢。

“我要回美莱学校,这里有汽车到学校吗?我要在哪儿上车?”婉秋问站岗的哨兵。

“老师,您要回学校了吗?”

“是的,能帮忙吗?”她温柔地问。

“等一下,我去请示营长。”

婉秋还来不及阻止,站立在面前的哨兵已经不见了踪影,她只有叹气。

没有星星月亮的夜晚,天,好像要下雨了。

她过意不去,不想再麻烦那位营长,昨晚他一直在照顾兰子和其他病人,她记得他应该是在午夜时候才离开帐篷的。

古蒙高大的身影向这边走来,后面跟随着哨兵。

婉秋冲着他无可奈何地露了一个浅浅的笑容。

“哨兵说老师要回学校了?”

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她前面响起。

“嗯,是的,对不起!麻烦了大家,天好像要下雨了,再过几个小时学校就要上课了,我怕赶不上。”

古蒙点点头。

“我开车送你回学校吧。”古蒙回答。

“啊?不可以!不可以!”婉秋赶紧说,她怎么可以麻烦他呢?他忙碌了一个晚上,休息都不够呢。

“让其他士兵送我就可以了,您。。。呃,您可以多休息。”

古蒙皱起了眉头,重新打量着她。

他明白了她的意思,她在担心他。

他再次扬起头,说:

“还是我送你吧,不麻烦,你也不必客气。走吧,汽车在那边。”他指着前面的路,快步向前走。

婉秋叹了叹气,她无法再拒绝他,只有快步地跟在他的后面。

“真是好老师,很担心学生。”

古蒙细听后面跟随着的脚步声,他一边走一边说。

“我是老师啊,学生们个个都很可爱,我很喜欢他们。”

“为什么你要来这偏远的地方工作?曼谷有很多学校,不是吗?”

婉秋不喜欢他像审犯人似的问她。当她看见他转身看着她时,脸上很平静,她才放松了自己。

“我就是想到这里来教学生。”她呼了一口气。

“消极主义思想。”他呵呵呵地笑着。

婉秋皱了皱眉头,微弱的光亮中看到他露出的白牙齿。

她尽量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也不算什么消极主义思想。我只想为社会多做一些事儿,再说了这里远离繁荣,孩子们缺少知识教育,当地人常被外面的人欺骗,太可怜了!”

“你说得也对,但是,这世界本来就不公平的,争名夺利,很正常的事儿。”

终于来到一辆吉普车前面,隐约可见上面布满了灰尘,几乎认不清汽车的颜色,古蒙上了汽车,指着前面的座位,婉秋跟着上了车。

他启动汽车,很熟练的把车子开了出去,汽车沿着道路向前行驶。

“你父母呢? 他们不反对你吗?”

“当初他们都反对啊, 但是我不听,我只想做我喜欢的事儿。”

“有自信的女人。”古蒙的笑声浑厚而又充满磁性。

“你男朋友呢? 难道他也不反对?”他再问 。

婉秋瞟了身边的男人一眼,真是爱管闲事,那毕竟是她的私生活啊。

不过告诉他也无所谓,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婉秋心里想。

“我没有男朋友 。”

婉秋说话的语气很平静。

古蒙紧缠着她问:

“怎么可能?像你这种年龄的女孩儿,大部分想的都是爱情,你可别告诉我你没谈过恋爱?你孤身一人来到这偏僻的地方投身于教育,莫非是失恋?莫非想躲避什么?还是为躲避其它伤心的事儿?呵呵呵,你究竟是属于哪一种的?”

婉秋听了一肚子怒火,她不满意地回答:

“我有权力不回答你的话,不是吗?”

古蒙侧着头看了看了身边这位发怒的女人,他抿嘴笑了,这个女人啊,连生气的样子都这么地可爱。

婉秋紧闭着嘴,心里头一万个不高兴。

为什么别人总是喜欢用异样的眼光看问题?即使她失恋了,那也是她的私事, 跟他什么关系?她在心里头嘀咕着 。

他的视线不时地调回到到她身上。

透过汽车的灯亮可清晰的看到那双清凉的眼眸,这个女人身上有太多的东西吸引着他,那是一种灵魂深处的渴望,他想知道她更多的事儿,特别是,她有一颗善良的心,为了生病的学生不顾自己。

他佩服她,也许他所遇到的女人不是讲究衣着打扮就是喜欢向他抛媚眼,蝴蝶般在他周边飞来飞去,而眼前这位女人,正是他梦寐以求的生活伴侣,可惜啊,看样子她不怎么喜欢他。

这样的女孩,左看右瞧都是可爱,微笑时的小酒窝,生气时的可爱样子, 还有天真坦率的说话,特别是她时不时羞红着脸 。

(继续跟踪下文哦)
发表于 2013-1-5 10: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见钟情!
发表于 2013-1-5 17:5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中
 楼主| 发表于 2013-1-6 12:30:09 | 显示全部楼层
( 5 )

忽然,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雨点迅速地模糊了前进的路线。古蒙的吉普车没有车篷,不一会儿,他们俩被雨点打湿了。

古蒙小心翼翼地开着吉普车继续往前走。

他不时地看着旁边的女老师,他开始担心她 。

“怎么办?雨下得这么大。”他嘴里开始唠叨,雷声几乎掩盖了他的声音。

“是啊,该怎么办?这时候孩子们都差不多要赶着上学去,被雨淋了就麻烦啊。”

自己都不保了,还在想着那些宝贝学生,哎,太可爱了!

“我们应该先找个地方避雨,雨下得这么大,开车很危险的, 还是等雨停了我们再继续往前走。好不好,老师?”

她能说什么啊,雨下得这么大,看样子也只能等到雨停了再走。

“我记得前面有一座旧仓库,我们…嘿…”话还没说完古蒙已经惊叫了起来,吉普车忽然掉进坑洼里,再也无法启动。

婉秋吓了一大跳,脸色苍白,刚才的一刹那她整个身子猛地向前冲,她还以为撞车了呢。

“汽车掉到坑洼里了,看样子, 我们只能到前面避雨去。”

雨倾盆地下着,风猛烈地刮着,路边的树猛烈的摇晃着,雷声轰鸣着,豆大的雨点在头上敲打着,一场更猛烈的暴风雨即将来临。

当婉秋和古蒙来到一座破旧的仓库时,两个人已经像落汤鸡,全身湿透了。

古蒙赶紧把仓库的大门关上,强烈的大风几乎让他关不了门,还好,这里还可以避雨,古蒙感到庆幸,虽然这所仓库到处还滴漏着雨,但毕竟可以遮风挡雨,暂时停驻。

屋外雷雨交加,一丝丝的闪电不时地在头顶上呼叫着,婉秋被一阵阵的雷声闪电声吓破了胆,她的尖叫声被雷声和闪电声掩盖着,她知道自己脸色变得很难看。

古蒙望着脸色苍白,浑身湿透的婉秋,他担心着。

“冷吗?”他问。

“嗯, 没想到雨下得这么大, 如果知道会是这样,就不会连累你了,真的对不起!”

很谦虚的女人,古蒙心里想。

“不用担心我,这点儿算什么啊, 令人担心的倒是你,老师 。”

“我没事儿的 。”

说完话婉秋的牙齿已开始哆嗦,他看在眼里,轻轻地摇头。

他的眼睛迅速的环视四周,最好的办法就是生火取暖。

婉秋的眼睛一直随着他转。

“雨可能马上就停了 。”

“这样的雨会下好几个钟头的,说不定还下个整日整夜。我认为我们还是想办法生火取暖,先暖和暖和身体, 再说了我们的汽车也掉进坑洼里,我们也许会被雨搁在这里好几个钟头呢 。”

婉秋的脸刹时地变了,她在担心学校里的学生们,忽然,她想起了什么 。

她应该担心自己不是吗?外面的大雨,里面的她和他,孤男寡女两人共处一间仓库, 更不适合。

如果,他对她做了什么,她该怎么办?她不了解他啊。

一阵疙瘩从背后涌起,这次不是受冷,而是害怕。

婉秋退后几步,紧靠着仓库的墙壁,她觉得眼前有点儿虚晃 。

古蒙没有注意婉秋的不安神态,他正在寻找仓库里仅存的几根破朽木头,他把那些木头,木棍堆在一起,开始生火。

他背对着婉秋,一边生火一边不停地说:

“我们还是幸运。这里有些木柴,我还有打火机,马上就能把火生好, 等一会儿老师过来,坐在这里取取暖,如果有一件干衣服的话该多好。老师,我想你应该把你的湿衣服脱下来,不然你有可能得肺炎,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为你治疗,特别是现在,我手上没有医疗器械 。”

婉秋望着他的背影,不停地吞着口水,当她听到他让她脱掉衣服时,她全身都抖个不停。

他依然背对着她,火堆开始有些火花了。

“嗯,不…不好。”婉秋觉得自己的眼前的虚晃比刚才更厉害了。

婉秋颤抖的回答声音令他往后看,他蹙起了眉头 。

古蒙不解地看着她。

“怎么啦?”

“我…没事儿 。”

婉秋的声音颤抖无力,她知道自己要晕倒了。

古蒙看着她,慢慢地笑了,他有点儿明白 。

“站在医生的立场我建议你听从医生的话,再说了不是要你脱下全部的衣服, 你把外面的衣服脱掉就可以了,然后靠近火堆取暖,我也一样会脱掉外面的衣服 。”

他的声音平静而低沉,说的好像是很普通的事儿,但是他不知道她正红着脸,害羞着。

让她脱下外面的衣服,只穿着内衣内裤坐在火堆前?不,打死她都不可能做的,婉秋打了个冷颤。

他是男人没什么,可她是女人,如果按照他说的做,那一定是疯了 。

他是医生又怎么啦?难道他的命令我非听不可?她刚认识他,对她一点儿都不了解,万一…万一…,那她该怎么办?

婉秋使劲地摇头,她不可能听从他的建议。

“不,我不脱衣服,等一会儿衣服就干了。”婉秋告诉他 。

古蒙张着嘴巴正想说什么,但他想了想,改变了主意 。

他用一枝小木棍搅了搅火堆,火正旺地往上窜着,火红火红的。

他背对着她,慢慢地说:

“不好意思,我要脱衣服了 。”

婉秋涨红了脸:

“嗯…唔…”

婉秋想不出该怎么阻止他,因为他也是全身湿透。


“随你的便。”

他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紧贴着肌肉的湿衣服令他全身不舒服。动作很快,不一会儿,他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只剩一条内裤。他把外衣当作毛巾擦了擦脸,舒服多了 。

婉秋睁大眼睛看着他。

他是男人啊,无所谓,可她呢?

婉秋紧抱着膝盖,刚才淋湿的衣服紧贴着上身,开始有点儿热乎乎的感觉,她发现自己的头越来越重。

“看样子雨会整晚地下。”古蒙抬头望着仓库外轰隆隆的雷雨说,靠近火堆,暖暖的,感觉好多了。

他转过头看着她,而她一点儿都不在乎他那不满的眼光,紧咬着嘴唇。

“学生们也许都在教室里等着他们的老师呢。”

他的声音被阵阵的雷声掩盖着。

也许吧,但现在没其他好办法,只有等待。

“你教什么课,老师?”古蒙打破僵持的局面 。

婉秋只想静静地坐着,寒冷让她窒息,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慢慢地僵硬。

好想念宿舍里的大床,应该盖着被子好好地睡一觉。

“我教好几门课程,学校老师不多,大家互相帮忙,分担工作。”她慢慢地说,有点儿心烦。

“冷吧?”古蒙望着她,嘴边挂着微笑。

“当然冷啊。”

婉秋振作地挺了挺背脊 。

“我说了你把外面的衣服脱了,不用害羞,我是医生,各种病人我都看过了, 又不是要你全裸着,我不会心跳的 。”

“脱不脱,那是我的事儿。”婉秋很不满意,什么鬼医生啊,幸灾乐祸。

“哦,那我不管啦, 我好言相告,你偏不听那是你的事儿。”

“我只是担心你死了我会被你的学生打死,骂死的。”古蒙一边说一边笑着 。

婉秋说不出话,寒冷,从背脊一直凉透心窝。

婉秋紧抱着膝盖,她的眼睛不安地望着面前的帅气医生,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她知道自己不行了,而外面的雨点没有停止的预兆,反而更加剧烈,更加凶猛。

双手开始不停地抖擞着,嘴唇也在不停地发抖。她好羡慕健康魁梧的他。他一点儿都不在乎外面的风雨声雷打声,而她呢,又冷又疲劳。   

(继续跟踪下文哦)
发表于 2013-1-6 14:4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戏了
 楼主| 发表于 2013-1-7 09:4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泰国梦凌 于 2013-1-7 09:54 编辑

(6)

轰隆隆的尖锐雷声从屋顶传来,婉秋一声尖叫,让正在沉思的古蒙吓了一大跳。

他想他应该马上做一件事儿,因为他知道她已经受不了这样寒冷的雨夜 。

他站起来。

婉秋的心激烈地跳着,几乎要窒息,他已经靠近她,她该怎么办?

“你……你想干什么?”婉秋几乎崩溃,不停地发抖着。

现在的她已经是无力气抵抗, 如果他扑上来,该怎么办?

“别动,好不好?我来帮你的。”

“不,你别靠近……我没事儿.”婉秋几乎在尖叫,在哀求。

古蒙几乎笑出声来,这种情形, 她还像一只刺猬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他佩服她的勇气。

小命都不保了,还怕这个那个的,他摇了摇头。

“不要误会,我没想对你干什么,你脸色很苍白,湿淋的衣服紧贴着身体不好,你马上就会病倒的,听我的话,你先把你外面的衣服都脱下来 。”

“不,你别靠近我!”婉秋睁大眼睛瞪着他。

他不客气地抓住她的双臂。

婉秋使出全身的力气挣扎着:

“放开我!”

“别动!没什么好害羞的,我不会对你做什么,请放心。”

“滚…别碰我!”婉秋挣扎着,紧紧地抓住自己的胸前衣服 。

古蒙耸高了眉头,有点儿不耐烦 。

“你这样子不可爱。”

他不停止他的动作,他有力的双手把她的外衣强行地脱了下来,而婉秋拼命地抵抗着,但是她无法阻止一个男人的力量。

外面霹雳的雷声夹杂着古蒙的叱喝声,两种声音混合在一起几乎震耳欲聋。

终于,古蒙把婉秋湿透的外衣脱了下来,强拉着她的手靠近火堆。

婉秋打哆嗦地坐着,双手紧抱着前胸,满脸通红,紧皱着眉头。

“你好好地坐着这儿,我去把你的衣服晾了,等一会儿就可以穿上…”古蒙的声音夹杂着命令。

婉秋不作声,真是难以捉摸难以讨好的男人,她很不满意他刚才的行为,但她什么都不说,心里充满着恨。

她又羞又气。

看!她只穿着内衣裤遮住身体重要部分而已,还好,他没有进一步要求她, 不然,一头撞死在墙上算了!婉秋心里想着。

“真是的,早听话不就很好吗?”

他摇摇头,重新坐在她身边。

火红的焰火照亮着两个只穿内衣裤的男女,婉秋的心一直绷绷地跳着,想着…

如果他真的扑上来呢?

婉秋多么希望前面有个地洞可以让自己钻下去,她再次低下了头 。

古蒙瞟眼看了看旁边神思不定的婉秋,脸苍白的像一张白纸,嘴唇红红的,在不停地发抖着,他知道她开始不对劲了。

古蒙慢慢地凑上前,从旁边搂住婉秋,他知道她现在需要温暖,于是他加强了力量。

婉秋尖叫着,挣扎着,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断地加重,头晕得厉害,开始有些而模糊,但是她的意识告诉她,她必须马上离开这个男人的怀抱。

看着她发抖的身子,还有双手在不停地挣扎,他担心着,医生的职业告诉了他,她病得不轻。

“怎么啦?”古蒙问。

“放开我!”

“都病成这样子了,还这么顽固?”他的声音严厉,婉秋马上静下来。

古蒙松了一口气,怀中瘦弱的她像小猫变得温驯了,他摸了摸婉秋的前额。

“好烫啊!”

他轻轻地说,又好像在自言自语。

“我。。冷。”

“静静,别动!等一会儿就会暖起来的,别小孩子气好不好?放松自己,马上就好起来的。”

“冷。。。。冷。。。”婉秋不停地哆嗦着,喉咙里发出圪塔声。

古蒙犹豫了一会儿,最后,他决定把她再抱紧些儿。

情况有些不妙。

婉秋的头慢慢地往下下垂,古猛知道她已经昏迷过去,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真是小孩气,之前按照他说的话,说不定现在没事儿了。

他拉开她的手指,开始按摩,还有大腿和后背也需要按摩,只有这样才能尽快地让她得到温暖,血液循环对身体有一定的帮助。

医生的道德让他清醒、理智,当他清清楚楚地看着她美丽的酮体和曲线时,他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

十几分钟过去,在按摩的作用之下,她脸部有点儿红晕了,古猛终于松了一大口气。

而他呢,豆大的汗滴不停地流着。

他是医生,他的职业告诉他不能对病人有非分之想。

可是,她的酮体和曲线太美了,就像熟睡的美人鱼,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很厉害,心里头火热热的。

“喂,醒醒儿。”他轻拍着她的脸,她现在好多了,脸上不只有红晕,还睡得挺香的。

没有反应,古猛重重地叹了口气,停止对她的按摩,把她紧抱在怀里,只有这样,彼此取暖才是唯一的办法。

(继续跟踪下文哦)
 楼主| 发表于 2013-1-8 09: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7)
外面的雨并没有停止的迹象,反而越下越大,她太累了,没有好好的休息,看着她沉睡的样子,古猛久久地看着,沉思着

他很想放下怀中的她,他想去看看吉普车,有什么办法能把吉普车开出那个坑洼,然后把她送回学校。他知道她醒来时看见他们搂抱在一起一定会大发雷霆,虽然他们认识不久,但是他已经了解她的脾气。

看样子她能睡上好几个小时,从昨天到现在,一路奔波,又担心兰子,而且这场要命的大雨,哎,只能等待,等待他的哨兵的到来,因为他已经出来好几个小时了。

没办法,只能暂时呆在这里,想着想着,他的眼睛开始有点儿重,最近的病人和军营医疗所的事儿太多了,他也没有好好的休息。

而现在的他,喜欢这样抱着她,看着她熟睡的可爱样子。

想着想着。。。。。


婉秋慢慢地睁开眼睛,她觉得很温暖。

这是在哪儿?

她环视四周,还是有点儿模糊。

慢慢地她想起来了,昨晚的大雨,昨晚的火堆,昨晚他。。。。昨晚的一幕幕又清晰地呈现在她记忆的脑海里。

婉秋刚想着起身,却发现好像有一张棉被把她紧紧地裹着。

她眨了眨眼睛,头脑马上清醒过来,这不是棉被,而是温暖宽阔的手臂像熊掌一样紧裹着她,热热地男性气息吹拂到婉秋的脸上,婉秋脑里的警铃顿时大作。

婉秋抬起头,吓了一大跳。

一张英俊的脸庞,有几簇短胡须呈现在她眼前。

古蒙正酣睡着,紧紧地拥抱着她。

婉秋瞪大眼睛,发生了什么事儿?她怎么会在他的怀抱中?

昨晚,他对她做了什么?他们怎么会搂抱在一起?

想到这里,婉秋差点儿晕倒,孤男寡女,衣着不整搂抱在一起,万一传出去,她怎么做人?

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婉秋急忙地推开前面这个男人。

古蒙被她一推醒了过来,吓了一大跳。

“醒了啊?”他摇晃着头,头脑马上变得清醒,用平静的语气说。

婉秋一脸怒气,正瞪着他。他的脸上一副迷茫,好像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似的。

特别是那双深遽明亮的眼睛正一眨一眨地看着她。

“你有没有想到你这样做,受伤的人是我?”婉秋提高了说话的声音。

他翻了翻身子,站起来,右手刷了刷头发,不发一声。

“我做了我应该做的事儿。”

“你。。。你不是男人,更不是好医生,”她气得发抖。

“你说,要我怎么办?”

他拉长声音问她。

婉秋涨红着脸,她觉得脸颊两边火辣辣的,她拼命地告诉自己要冷静。

“昨晚,你不应该那样对我。。。你。。。。那不是好办法。”

“你要我怎么办?”他耸着肩,然后走到晾衣服的木架上慢悠悠地穿着衣服。

“昨晚你发高烧,我的职业告诉了我,我应该伸出双手帮助你,我错了吗?”

“你。。。。绝招。”

婉秋很生气,她不能像他那样理直气壮地顶他。

但是她不服气。

“绝招?”他有点儿糊涂了。

“我帮助你叫绝招?你应该感谢我才对。如果我像你想象中的那样把你强暴了,那才叫绝招。”

神经病,怎么可以直接说出来呢?

婉秋的脸红彤彤的。

“我从来没像现在一样感到糟糕。”

“你认为我对你做了什么啊?”他盯着她看。

是啊,连生气的样子都是挺可爱的。

美丽的红晕一直挂在她俏丽的脸上。

“难道不是吗?”

她叱喝着。

古蒙哈哈哈大笑,一手不停地瘙痒着头发。

“我对你做了什么,快点儿告诉我!”他反问她。

能捉弄她,让她生气也不错啊。

婉秋咬牙切齿,好像要把他吃掉。

“你,不是好男人!”

“哦?是吗?呵呵呵!”古蒙裂开嘴开心地笑着。

“说不明白,是不是?”

“神经病!我。。。我恨你!”

“你是不记得,说不出来还是我没有对你做什么让你不高兴?”

有可能吗他没对她做什么?看样子他也疯了,她该怎么办?

他的唇畔出现了一抹微笑,上下左右不停地打量着她。

“我说我们别忙着吵架,你应该先穿好衣服,衣服已经干了,我不希望我的帮助没有好效果,是不是?”

婉秋再次尖叫起来,她忘了自己只穿着内衣内裤,她急急忙忙走到一边,赶紧穿上衣服,心里恨得牙痒痒的,她想这个仇非报不可。

穿好衣服,隔着仓库的大门往外看,雨还在微微地下着,除了她,还有他,路上没有行人。

哼!我绝对不理他!他不只非礼了她,还在嘲笑她,她一定不会原谅他的。

但是,害羞和仇恨没让她忘记昨晚如果不是古蒙救了她一命,现在,她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如果古蒙向她解释,昨晚他并没有对她作出任何非礼的事儿,她也许会理解。

可是。。。。

“你要我怎么办?”

古蒙双手抱着胸前,当他看见她已经衣着整齐收拾好一切。

脸上还是有些苍白,有些担忧。

“回去了别忘记提醒我,我还会准备一些感冒药给你。”

婉秋瞟了他一眼。

“不用担心我,老好人!”

“哦!我是一片好心。”

“难道我说错了吗?你太厉害了,只会欺负女性!”婉秋气嘟嘟地说。

两个人还来不及继续吵下去,一组士兵已经把他们找到了。

(继续跟踪下文哦)
发表于 2013-1-8 10:4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留个记号,期待更新
发表于 2013-1-8 15: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感悟,清新
发表于 2013-1-8 19: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期待更新
 楼主| 发表于 2013-1-9 11: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8)
婉秋被送回到宿舍,她尽力地告诉自己要理智,当她回想起临走时他当着士兵们的面说:

“美女老师,我一有空就会来看你的。”然后蜻蜓点水般在她的额前吻了一下。

神经病!来干什么?有什么需要解释?她在心里头骂他。

婉秋抚摸着发烧似的脸颊,有点儿恍惚。

气死了,临走时还偷走了她的初吻。

婉秋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哼!等着瞧!有机会见面的话一定要讨回来,太可恨了!

真的那一天终于来临了,那天他从教室的外头对着班里所有的学生说:

“美女老师好!”

婉秋张大嘴巴,心跳得很厉害,脸上在发烧,身子僵硬地站立着。

古蒙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班里的学生们哄笑着。

“你来干什么?”她叱问他。

他不在乎她的不满。

“来看看美女老师啊!”

古蒙的声音甜甜地,他故意拉长了声音。她红着脸瞟着他。

“如果来找碴的话滚得远远的。”

“谁说我来找碴?我是来看望你的啊,真的忍心赶我啊?我来看看兰子啊,再说了,你又不肯去医务所看我。”

“关我什么事儿啦?”

“我很忙所有来不了,美女老师又不肯去看望我,我派人派车来接你,你还不赏脸呢。”

他的话让婉秋的心嘣嘣地跳,她羞红着脸,然后说:

“没事了吧?那就请回吧!我要回家了。”

“我去送你。。。”

“不用!”

“我就是想去送你嘛。”

他的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一股不可抵抗的力量。

太不可思议了!这位营长大人,跟第一次见面时真是天壤之别。

那充满魔力的声音一步步地走进她的心里。

“要回家不是吗?来来来,我送你回家,绝对安全。”

“远离你才是最安全的。”

婉秋故意这么说,他反而开心地笑了。

“今天我有好几个小时的空闲时间,不太有病人,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古蒙开心地说。

婉秋抿嘴,说:

“我又不是富人,我请不起客啊。”

“我吃不多的,一点儿就足够了,我保证。”

古蒙马上解释着。

“家里不太有什么好吃的,回去再说,走吧!”

“一起回家吧,就想吃你做的菜。”古蒙接过婉秋手里的包包。

“你呀,太皮了!”婉秋故意说他。

“呵呵呵,答应了一起吃饭,是不是?”

古蒙一点儿都不在乎她的表情。

婉秋叹了一口气,不明白为什么拒绝不了前面这位军官营长的要求。

“我的厨艺不怎么好,你就忍着吧。”

古蒙开心地笑了,他终于打动了她的芳心。

“我很随便,什么都会吃,部队里什么苦都尝过了。”

“嘴巴还真甜呢。你呀,真多事!我怎么会和你交上朋友呢?”

古蒙嘿嘿地笑着,跟着婉秋的后面上了车。

来到学校宿舍,婉秋让古蒙坐在家门口。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呢?”古蒙很好奇。

“我不放心让你进去。可以了吧?”婉秋说。

“可是,我们已经很了解了啊!”古蒙温和地说。

婉秋无可奈何,她从来没碰到过这样顽固的人。

婉秋从没见过这么顽固的男人,她一边走一边叹气 。

从那天起,每个下午古蒙会准时的到学校来找她,她在他面前唠叨了几次,可是古蒙满不在乎,装作没那么一会儿事儿。

村庄前前后后的人们都知道他们在谈恋爱 。

天呀!哪有那么一回事儿?

婉秋摇摇头,下课铃刚响,学生们行礼完毕,一个接着一个回家去。这是,吉普车正开进学校的大门。

“老师,有人来找老师。”一位小男生在班级的窗户前探出头对婉秋说。

婉秋羞红着脸,大家的误会越来越深,这个家伙,真该死!每天下午的准时报到,还有他喜欢跟随学生一起拉长声音对她说:老师好!然后引起一大堆学生们的哗然大笑。

“你来干什么?没事儿做吗?没有病人吗?你才这样逛来逛去?”

“我把事情都安排处理好了啊!”古蒙拉长声音,他不生气。

“告诉我,你想干什么?”

“想你啊,美丽的老师!”古蒙依然笑嘻嘻的 。

“你很爽是不是?你扰乱了我的生活,孩子们都在取笑我,你很开心,是不是?”婉秋不满地说。

“别人都以为我们是什么跟什么呀 。”

“呵呵呵,美丽的老师,你说说看,我们是什么跟什么来着?”

“神经病!”婉秋红着脸,叱呵着。

“今天又想什么花招?”

“没有啊,只是想和你一起吃晚餐,可怜可怜我开车跑得这么远。”

婉秋无可奈何,她再一次摇头,古猛嘻嘻哈哈地笑着,跟在她的后头。

(继续跟踪下文哦)
发表于 2013-1-9 12:01:0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梦凌老师作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Loading...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半卷书文化网 ( 闽ICP备15009523号  

GMT+8, 2017-10-23 15:44 , Processed in 0.203125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