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半卷书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半卷书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粤东的文化名牌

发布者: 国际潮协 | 发布时间: 2017-9-12 15:27| 查看数: 151|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粤东的文化名牌

                                                   (作者:林继宗)

    《汕头日报》文艺副刊《韩江水》乃是粤东的文化名牌之一。何以见得?我们可以从四个视角来看:

1  从副刊本身的视角来看

副刊起码具有四种跨度,一是时间跨度,整整70年,纵越三、四代人,《韩江水》品名不改,初心不改,既是老一代的美好记忆,又是新一代的心灵家园。二是空间跨度,《韩江水》不仅属于汕头市,而且属于粤东,属于韩江流域,属于海内外潮人、华人。我在北京、上海、重庆、武汉、广州、深圳、美国、德国、法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尼西亚等地,就曾经有人向我问起《韩江水》的情况。三是人脉跨度,《韩江水》在海内外潮人、华人中不乏读者群,有着跨空间、跨年代的忠实的读者群、作者群和编辑群体。四是精神跨度,《韩江水》不仅关乎文艺,还关乎社会生活多方面,如政治、经济、人文、生态等等,而她的精神内核,应是汕头人精神。

如今,一些报刊仅将文学作品当作文化的补丁,令人失落。而《韩江水》从来就将作家与作品奉为大雅之堂的主人,教人感怀。《韩江水》还有一大特色:注重美文,其美堪比潮汕美食。为广纳美文,编者既注重本市作者,又兼顾外省市作者,由是佳构源源,百花齐放,异彩纷呈,春色满园。难怪引来了翘首期待星期六的大群读者。

汕头乃至粤东这方沃土,因为有了韩江,不仅彰显了灵性,而且提升了品位。这正如《汕头日报》有了《韩江水》一样。作为百川之一的韩江,日夜川流不息,浩浩荡荡奔赴太平洋,于是汕头有了一份不俗的壮美,一派不息的气势,一腔不凡的情怀;于是有了汕头人精神:海纳百川,自强不息。

2  从作者的视角来看

一方面是副刊对作者队伍的哺育与造就。回首岁月的风烟,我与《汕头日报》文艺副刊《韩江水》已经有五十二年的缘份了。记得一九六五年,我读高中二年级时,便在《汕头日报》文艺副刊《韩江水》上发表了文章,写我母亲挑水经过日本鬼子岗哨时,一个面目狰狞的鬼子,突然将一个刚刚被他杀害的中国人的鲜血淋漓、还在跳动的心脏扔进我母亲的水桶里!母亲吓坏了,鬼子却捧腹大笑起来------

从此,《韩江水》在我的心田中种下了写作的种子。一九七四年初夏,我刚从屯垦戍边的海南岛回到汕头,家尚未安顿停当,便向《韩江水》发稿了,很快就发表了诗作。此后,小说、散文、诗歌便频频在《韩江水》上见报了。从此,我爱上了《韩江水》,成为《韩江水》真诚的读者与作者。心灵系之,感情日深。

《韩江水》的清流,在《汕头日报》这方肥美的沃土上不息地流淌,于是造就了市场经济条件下难宁可贵的纯文学园地,成为作家们久久渴求的心灵家园。在这片美好的文学净土上,不知催生了多少作品,扶掖了多少作家!

是的,可以说,粤东老中青三代作家,多数都受过《韩江水》的哺育。不论今天的成就如何,他们都不会忘记这个美好的心灵家园——这片培育他们的净土,这泓滋润他们的清流。这些年,我与粤东五市的作家们每每谈起《韩江水》,都充满亲切的情怀。

另一方面是作者队伍对副刊的感恩与回报。我赞赏《汕头日报》文艺副刊以《韩江水》取名。母亲河的名字常使我想起深情无私的母爱,意蕴深邃,意味悠长。于是,心有灵犀一点通,我取了个笔名——韩波,我愿意是母亲河的一簇波浪,生活在母爱的清流之中。

有一些作家包括几位相当有成就的作家告诉我,如果当年《韩江水》没有发表他的处女作,也许他后来就成不了作家。这是实话。是的,几十年来,作家们和我都始终关注着这个家园,眷恋着这片净土。虽然,许多作家已在各个出版社出版文学专著,或多次在省级以上报刊以至海内外发表作品,但他们和我依然深爱着家乡的《韩江水》。其实,她影响之深广并不亚于其它报刊。我的文章一俟见报,便有热心朋友来电或发来信息。说实在,许多文友和我都愿意将感觉良好的稿件寄给《韩江水》。

3 从编辑的视角来看

提起《韩江水》,我就必然联想起曾经多年担任主编的陈焕展主席。他是我心中的文星。2008年4月12日,他安静地走了,怀着对于人世与亲人的眷恋,静静地走了,不肯张扬,生怕惊动他所热爱的世界。我惊叹他到了人生的最后时刻,仍然保持着他一生的风格——不事张扬,低调做人!

粤东,一颗闪耀了半个多世纪的文星殒落了,我心中一颗闪闪的文星殒落了!宛如昨日,交臂而悲。人间梦断黄梁熟,天上楼成白玉新。令我不能忘怀的是,在陈主席生病的几年时间里,省作家协会、市文联、市新闻界,不断有领导和同志们前往探望陈主席,亲朋好友更是络绎不绝。使我更感动的是老同志林兴胜等原省、市领导和不少现职市领导也前往探望,亲切地慰问和巨大的鼓励给了陈主席抗病治病的极大勇气与信心。林兴胜老书记亲笔书题的墨宝:“行无愧怍心常坦,身处艰难气若虹”,就挂在陈主席床前的墙壁上,昭示着人格的非凡力量!

公之逝兮,一去寂寥。

平生言笑,俯仰今昔。

白云不解笑,青松有余哀。

纪叟黄泉里,还应酿老春。

夜台无李白,沽酒与何人?

我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认识陈主席,那时候他是《汕头日报》文艺副刊“韩江水”主编。当然,我是因为投稿认识他的。印象最深的是他为人特别真诚,办事特别认真,并且仁爱而宽厚。我很快便认定他是难得的好人,于是就经常向他投稿,而他每稿都认真审阅处理,并经常复函。退稿信真情切切,言简意赅,常常一语中的,使我口服心服。

1976年粉碎“四人帮”不久,我创作了万字左右的短篇小说《谁该是她的丈夫》,自以为还有些意思,便兴冲冲地来到《汕头日报》社,找到正忙于工作的陈主席,奉上稿件,请他审阅指导。他接过来,立时一目数行地浏阅起来,某些章节又反复细读。一口气读完后,他微笑着抬起头来,兴奋地说:好题材,好稿子!可惜太长了,日报登不了。这样吧,你试投投《广东文艺》看看。第二天,我按他提示的投寄方法投给了《广东文艺》。一个月后,我发现署名为“陈国凯”(那时我还不认识这位陈主席)的短篇小说《我应该怎么办》发表在杂志上,一读,完全相同的题材!撞车了!这么巧?真不幸!想来想去,我将稿子投给了外省的文学杂志,很快便发表了。如今,一翻阅这篇小说,便忆起陈主席那令我感觉亲切温暖的音容笑貌……

1985年8月14日,汕头市作家协会成立。当年选举主席团成员是没有预先提出候选人的,在海选中,焕展同志票数最高,当选为主席,林文烈、杨昭科、黄廷杰和我当选为副主席,并由我兼任秘书长,从此两人开始了长达十八年的友好合作的工作关系。焕展同志担任市作家协会主席长达十八年,这十八年的成绩是卓著的,有目共睹。十八年的共事与相处,使我俩结下了非同一般的深厚友谊。

他在《体物入微成佳构——读林继宗系列散文〈梦中慈母泪〉》一文中写道:“我一口气读完了林继宗同志的系列散文《梦中慈母泪》。卒读这洋洋洒洒两万余言的长散文,倒不是因为它在全国《永恒的母爱》征文比赛中获一等奖,而是因为它亲切平易引起了我深深的共鸣。”此刻,重温他的评论,我又想起他那“要善于欣赏别人”的名言来。是的,他常常对女儿陈澄和陈冰说:要懂得欣赏别人的才华,尽自己的力量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陈主席和陈娟、林伟光、洪韩、魏影秋、刘文华等后来的几位编辑,都和作者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他们常常和作者们互动,给作者们实事求是的指导和帮助。我的一些稿件,他们也提出了比较中肯的修改意见,修改后效果都很好。他们有时候也向我约稿,如建党、建国的大纪念日子。写这类文章,除了文字功底,更要注重真实性、严肃性、准确性,着力弘扬正能量。其实,我几十年来,写给“韩江水”的文章,从来都是费心费力的。因为发表在“韩江水”的文章,共影响力是相当大的,这就更加促使我要十分严肃认真地对待。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主要写诗歌、散文和戏剧,八十年代以短篇小说和报告文学为主,九十年代着力于中、长篇小说,新世纪除了继续撰写系列长篇小说,也创作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无论我在什么创作时期,都受到“韩江水”编辑们长期不断的关注和支持。如,我从1992年开始,经过二十多年的不懈努力,创作出版了诗化散文式系列长篇小说《魂系潮人》五部曲《家园》《海岛》《港湾》《潮人》《海缘》,共282万多字,261章,1217节,可谓呕心沥血。无论从选题、构思、取材、布局、撰写、修改到出版发行,都得到“韩江水”编辑们尽心尽力的支持,尤其是陈焕展主席,给予我无私的帮助和充分的肯定。“韩江水”副刊还连载了其中的多个章节,如《那一片蓝幽幽的海水》就有十几个章节发表在“韩江水”副刊上。

在我担任汕头市作家协会主席期间,“韩江水”副刊还和市作家协会联合主办过征文活动,都非常成功。半个世纪以来,受到陈主席指导和培养的作者尤其是文学青年实在是太多了。除了工作与写作,他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作者们的身上,无私地努力帮助他们提高写作水平。记得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陈主席除了经常下乡为作者们讲课辅导之外,还常常有来自揭阳、潮州、潮阳、澄海、普宁等地的作者们频繁登门请教。陈主席当时正在《汕头日报》“韩江水”副刊从事繁忙的工作,几乎每一篇来稿他都认真阅读,认真复函,指出优缺点,提出要求与希望。本来时间就已经紧巴巴了,面对这许许多多常年来访的作者,他依然孜孜不倦,诲人不厌,总是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甚至废寝忘餐,也要为来访者审稿评稿改稿。对他来说,别人的稿件比自己的还重要,不处理好,他就寝食难安。一位一心追求文学创作的青年,家境贫困,没有固定的工作,收入微薄,工作和生活屡遭磨难,情感上又遭受失恋的重创,就在他丧失了生活勇气准备走上绝路的时候,陈主席及时伸出了有力的援手,不仅在精神上引领他走出绝境,而且在物质上帮助他突破困境,还帮他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

陈主席无私培养帮助作者的故事,在潮汕文坛上早已成为美谈。在漫长的半个世纪中,他为许许多多的作者尤其是未出名的作者审稿改稿,写评写序,推出处女作与成名作,使他们走上文学的康庄大道。许许多多的作者深受其益,深感其恩。而陈主席呢,永远不受感恩,更不求回报,但他却深深感受到助人之乐,其乐无穷,这种高尚的乐趣就使他常常心满意足了!认识陈主席的人都深知他像头老黄牛,吃的是草,挤出来的是奶。他一年四季,从早到晚,总在埋头工作,从来不歇脚,就连发高烧到40度,还坚持上班。没有面巾纸的年代,感冒流涕就用手绢擦。当他拖着疲惫而发烫的身子回家时,女儿帮他从口袋里掏出手绢来,数一数竟有五条之多,可他始终咬牙坚持着。他的女儿陈冰深情地回忆道:父亲好多年的除夕都是在报社度过的。除夕值夜班到初一清晨,从报社出来,迎着新年的朝霞走在大街上……



陈主席不但熟谙现当代文学,古典文学功底也相当好,各种文学体裁都能随手拈来,悠然成章。他文思敏捷,既是高手,也是快手,是文坛出名的捷才。他当汕头日报社副总编时,常值夜班,有一段时间,每晚都要写一篇评论,近千字的评论,他半小时便急就,并且都有相当的水平。很多同仁口服心服。回眸陈主席的一生,他遭受了许多苦难,但苦难还是作家的宝贵财富,苦难丰富了他的人生,为他的文学创作提供了更厚实的积淀。苦难更焕发、更展示了他的善良与智慧。他的一生,是艰苦奋斗的一生,是积极奉献的一生,是令人怀念的一生!



戚戚故交泪,幽幽长夜泉。

落落声尘随逝水,滔滔文着在垂山。

此刻,我又想起了陈主席的许多陈年往事和苦难历程,想起苦难更焕发了他的善良,更展示了他的智慧……

琴樽已寂寞,笔砚尚光辉。

空复文章在,流传世上名。

龙门原上土,埋骨不埋名。

陈主席,您浩然正气,光明磊落。

《韩江水》70年来的编辑队伍,其工作特点与思想作风,可以概括为:善于引导,尽心帮助,良好互动,佳作欣赏。他们以各种行之有效的方法引导作者们的写作和读者们的阅读,尽心尽力帮助作者们撰稿改稿,和读者、作者形成经常性的良好互动,精于发现来稿中的佳作,就像辛勤的园丁在百花园中发现了异彩纷呈的鲜花一样,既惊喜,又欣赏,并且力求精益求精,更上一层楼。

4  从读者的视角来看

《韩江水》的读者群,以文化人、文学艺术爱好者和青少年为主体,并具有广泛性、代表性和专业性的特点。因为《韩江水》是家乡报刊中富有特色的文艺副刊,从而也受到了海内外潮人读者的关注。当然,在这些读者中,是以上述三类人群为主体的,而具有文学艺术修养的人群尤其是专业人士更是读者群中的中坚。

感谢汕头经济特区报社为作家们提供发表作品的宝贵园地,这是读者、编者与作者三位一体,心心相印的心灵家园。感谢《韩江水》每一任编辑,因为你们的爱心与责任心而成为读者们和作家们的知心朋友。《韩江水》历七十年而长流不息,殊为可贵!她那滔滔的清流,长久地滋润着我热爱写作的心田。她就是我心灵的家园。

最新评论

Loading...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半卷书文化网 ( 闽ICP备15009523号  

GMT+8, 2017-10-24 06:25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