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卷书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总共1432条微博

半卷微博

查看: 2036|回复: 4

[诗歌] 林默娘(及创作手记)(福建:萧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8 13:2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萧然 于 2016-4-18 13:39 编辑

林默娘(及创作手记)
福建:萧然


  首届“祖庙杯”妈祖诗歌大奖赛完美落幕!作为本次活动的缘起人及评委之一,全程见证了大赛的各种精彩细节,谨以个人名义向此次活动的总策划人朱合浦先生、吴国春先生致敬!向所有参赛者致敬!向所有公平公正的评委致敬!一切荣光属于不朽的妈祖!再发一次我的评委作品《林默娘》,感谢诗歌!感恩立德、行善、大爱的妈祖! 


林默娘
萧然

20160418-1.webp.jpg


羽化而去——这仅仅是一次对灾难现场
暂时的离开。您借助一条预言中的秘密通道
升向天空,成为了神,借助一朵疼痛的莲花
用天妃的封号替换掉了一个凡人的名字
心怀悲悯的女子,终于用宽广柔软的胸怀
替换掉了整面汹涌不安的大海

时间不断抬高神迹,仰望的目光不断
抬高海神的尊严,您让一座岛的海拔持续生长
让一座不设门槛的庙宇,打开无数
通往人间的道路

您再让众生用最朴素的姿势跪下
让每一个受难的信众,在一跪一拜之间
掏空内心的恐惧和不安,在匍伏之际
点亮自己的灯塔,撕开了内心黑暗的边界
双手合十,您让每一个求助的人,捧出真实的疼痛
引领他们,沿着自己掌纹中纵横交错的道路
把苦难送回到起点。您让一颗颓丧的头颅
在神的光芒中低了下去,同时让一颗坚强的心
在人间高高升了起来

当神的尊号被太多的祈求一声一声喊痛
您多么想再做一次这样的引领——
当大海掀起最大的一次风暴,您想迅速褪去
天妃高贵的冠帔,做回湄州岛
那个十八岁的美丽女子,驾着小船
出没在风浪之间
让自己像一个遇难求救的人  
大喊一声:林——默——娘

如果有无数的声音
急急答应,从四面八方穿浪而来
这个春天的海面
还会有什么灾难

评分

参与人数 2威望 +3 金钱 +7 文采 +7 人气 +7 收起 理由
五月风雨潇潇 + 4 + 4 + 4 赞一个!
郢中倦客 + 3 + 3 + 3 + 3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6-4-18 13:3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萧然 于 2016-4-18 13:37 编辑

诗歌《林默娘》创作手记

萧然




20160418-2.webp.jpg

 
  写作诗歌《林默娘》,让我不安,四废其稿,只为了让自己的文字和心情,能够稍稍妥贴一点。
  宗教题材难写,诗歌尤难,写咫尺之间的妈祖更难。考验的不止是文字的驾驭,考验的是写作者的情怀,哲学思考,更准确地说,是一个人审视自己与被写作对像相对应时的座标。
  神在哪里?人在哪里?我在哪里?


 
  如同爱,懂得最重要。
  写妈祖,文字技巧退居其次,首先是沉重的思考。每一种崇拜、每一个神祇的诞生,必有其因,要明白相同的部分,又要追问独特之处。写妈祖,思考是为了做诗歌的内部构建,如同武功中的任督二部,不打通,所有的局限就横亘在那里,你要指挥的文字大军,就停留在没有渡船的黄河岸边。
  从人到神——从神到人。人性,神性中的平衡点,或者共同点,都要反复理顺。
  真正的神性,一定有人性柔软温暖的一面;真正的人性,一定有神性的光辉在里面。
  一股蓄势的气要走,必须给它一条宽阔的通道。
  君子为文为诗,先有器识,后有技巧。


 
  要从日常中去寻找,或者审视,所有的脉络都在那里。
  一座没有门槛的庙宇就在那里,一个最平民化的尊号“妈祖”就在那里,甚至可以直呼其名:林默娘;一种庄严而温暖的祈拜方式,就在那里。
  可以更深一点,更宽广一点去看去想。一种现象不可以忽略:在妈祖的崇拜者中,从目不识丁的村夫村妇,到手掌风云的政要, 仅仅这些不足为奇;更重要的是那些文化学识高深的学者、专家,睿智的精英都在其中。
  不仅仅是现象了。不仅仅是宗教了。不仅仅是文化了。


 
  我不轻跪,哪怕面对各种权威。当然,爱情除外,低到了尘埃里,其实是对自己灵魂最尊严的抬高。
  我思考对妈祖的跪拜,并试图用文字说出。
  我是个虔诚的人。从2006年,我每年至少上岛一次,是自己多来在心里安排好了的,专门去拜妈祖。但是从40岁之后,我从不卜卦、不求签。我要祈求的,我会对妈祖说,也对自己说。
  更早之前,我在广东,新搬进一间办公楼,里面有一尊上一家商户留下的财神像,我百无禁忌认真拜了起来了。我对自己说:求神,就是求自己!我不掩饰对钱的喜欢,我告诉自己要好好做事;我祈求平安,我就提醒自己,远离各种是非和危险。
  十年之后,看到百度的李彦宏也说了同样的话,暗暗窃喜,我沾了一回光芒四射的人物英雄所见略同的光。
  大道至简,所有的道理,在深一点的层面上,都有根系相连。



 
  从人到神,并不是简单的神化。而从神到人,更不是简单地把一尊神祇拉回到人间,贴上亲民的标签。这个过程是民意的选择,是人心,是一种不可逆的精神向力。
  在我的文字追寻过程中,普遍意义是一个恒定的标准。我所写的诗,一定是个性的我,原滋原味,100%的我。它可能没有你,但一定有其他的人在里面,而且许多,不止一个。
  喜欢极了《出塞曲》里的一句:有些歌,我们总是要一唱再唱,如果你不爱听,那是因为歌中没有你的渴望。对那些没有渴望的人,我们的文字会自动过滤掉; 但对那些充满渴望的人,你的文字不能引起共鸣,这些文字是失败的,写这些文字的人,也是失败的。
  二十年前,我写了《林默娘》,在诗歌里,我设计了这样的情节:让默娘成了遇难求救的人,让更多的人成了救难的妈祖。在新写的这首同名诗中,这个情节完整保留了下来,这是我思维的定势,理解的定势,它不可改,也没有必要去改。如同房子的框架,拆除了,房子就倒了。
  我想要表达的从人到神,从神到人,神性对人性的引领,都集中说出在就在这个情节里面。
  妈祖的大爱,是普渡,更是引领人性里面神性的光辉。妈祖崇拜的高度就在那里。
  众生是佛,佛是觉悟了的人。



 
  仍然写不好,可能还会再改,或者是以后再改。
  其实这首诗仍然可以视为二十几年前的那一首。所谓变化,更多的可能仅仅是文字变化对原有思考的提升。
  宗教题材的诗歌,对文字的要求是苛刻的,过于通俗口语的文字,是对诗歌的轻薄。过于晦涩艰深的写法,会对这个题材造成削弱。
  所有的遣词造句,意像的指向性必须是明确的,不能产生歧义。但必须保持诗歌的美感,它有它的特性。
  是的,我做得不好,以后可能也做不好。但我尽力了,相信我也尽心了。这是我写作的态度,我以这种态度表达了对妈祖的敬重!对诗歌的敬畏!也表达了对从我文字中经过的人的深深敬意!

           
萧然写于2016年4月8日早
 楼主| 发表于 2016-4-18 13:34: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点感悟:亮出你的诗歌的舌苔
杨健民



  今天在车上,把萧然的诗及创作手记拜读了两遍,深有感触。
  一位诗人,多年来数易其稿,体现的不仅仅是认真,更重要的是经过时间的积淀和感觉的连续冲刷,对于所描写的对象不断形成了属于自己的记忆。宗教题材不是太好写的,萧然对此有深刻的体会。人与神,历来都是一个不好把握的节点,读过一些此类作品,误读的或被误读的苍茫,不是诗人的几句诗就能轻松把握的。萧然的恰到好处,就在于他真正把人与神的关系和节点比较准确地契合在他的诗性感觉上。诗歌不是可以随意轻薄的东西,对于形式的把握与对内容的切入,一直是诗人所要直接面对的。诗歌在更多时候其实是极其个人化的,但同时也是日常的,在面对诸如妈祖这样的题材时,诗歌的思考的难点就在于如何提升对于描述对象的认识,也就是对于妈祖的新的认识。昨日读到温建茂的《原乡》,最后有两句:“海  不断变幻着模样/妈祖还是原来的  默娘”,这可能就有了一点新的理解。萧然更是如此,他多年来的心路历程,对于妈祖的感觉已经完全跳出了一般的宗教信仰的仪式感,而是从一个更高的精神高度,解读并构筑了他心目中的妈祖形象。
  他的诗以及创作手记,对于我们这个诗群都是一个重要的启示。诗歌应该怎么写?诗应该怎么修改?这都需要心气和感觉的历练。诗歌不能浮躁,写诗时的情绪也不能过于轻飘。我想,群里的众多诗友读了萧然的诗和创作手记,一定会有启发的。希望今后群里有更多的诗友能够像萧然那样,亮出你的诗歌的舌苔……车上匆匆,言不尽意,还请各位多多批评指教。


20160418-3.webp.jpg
发表于 2016-5-27 23:37:3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评俱佳!赞!
发表于 2016-5-29 09: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为真正的佳作加分支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半卷书文化网 ( 闽ICP备15009523号 )

GMT+8, 2019-7-16 02:15 , Processed in 0.203125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