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卷书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总共1432条微博

半卷微博

查看: 1138|回复: 1

[其他] 《鼓浪屿之波》的缺憾与补救(任 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2 18:3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鼓浪屿之波》的缺憾与补救
  任  蒙


  《鼓浪屿之波》这首歌问世于1981年底,本是一次“命题作业”,背景是“解放台 湾”的口号改为“和平统一”后,福建省有关部门组织创作以海峡两岸和平统一为主题的歌曲。《鼓浪屿之波》作曲在先,填词在后,为表现两岸同胞亲情,歌词设置了一个用于叙事的人物和情景:由于台 湾海峡的阻隔,旅居大陆的一位台胞,来到厦门鼓浪屿,登高远眺,渴望回到台 湾。

  鼓浪屿四周海茫茫,海水鼓起波浪。
  鼓浪屿遥对着台 湾岛,台 湾是我家乡。
  登上日光岩眺望,只见云海苍苍。
  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

  母亲生我在台 湾岛,基隆港把我滋养。
  我紧紧偎依着老水手,听他讲海龙王。
  那迷人的故事吸引我,他娓娓的话语记心上,
  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

  鼓浪屿海波在日夜唱,唱不尽骨肉情长。
  舀不干海峡的思乡水,思乡水鼓动波浪。
  思乡思乡啊思乡,鼓浪鼓浪啊鼓浪。
  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


  今天看来,一位台胞来到厦门,登上日光岩,目光越过台 湾海峡,渴望回到基隆港,这一人物和情景的设置是不妥当的,经不起推敲,也是与这首歌所要表达的台 湾回归、祖国统一的主题相悖的。
  众所周知,大陆是中国的主体,台 湾只是中国孤悬海外的一座岛屿,一个曾经附属福建的省份,祖国统一只能是台 湾回归祖国大陆,而不是祖国大陆回归台 湾。台 湾自古属于中国,鸦片战争失败后被迫割让给日本,中国痛失台 湾50年,抗日战争胜利台 湾重归中国,1949年后两岸对立兵戎相见,祖国统一一直是中华民族的殷切期盼。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要写一首以台 湾回归、祖国统一为主题的歌,一般来说,应该是写成千成万的台胞,尤其是当年战败去台的**老兵,思念大陆故乡,渴望回到大陆,而不是写零星的旅居大陆的台胞跑到厦门鼓浪屿,去渴望离开大陆,回到“美丽的基隆港”。
  这一点,在台 湾的大批诗人和作家早已用他们的作品做了证实。如国 民 党元老于右任晚年有这样一首绝唱《望大陆》:“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故乡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诗人文晓村人在台 湾,心向中原,写了《想起北方》:“在岛上/想起北方/就想起杨柳树下的倩影/伊水河畔的芦笛/以及母亲的纺纱车/谱出的那些摇篮曲……”这类爱国怀乡诗,还可以列举许多,这才是爱我中华、渴望祖国统一的正声,而《鼓浪屿之波》式的“逆向抒写”显然不大符合时代主流,与这首歌曲的预设主题也是南辕北辙的。

  再从艺术上看,《鼓浪屿之波》的歌词无论是意象表达还是语言锤炼,都是不理想的。台 湾的港口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渴望见到基隆港,而不是高雄港、花莲港、台中港呢?基隆在距离上也不是和厦门靠得最近的城市。“我紧紧偎依着老水手,听他讲海龙王”,这一情节从何而来,“海龙王”与基隆港有什么特殊渊源,就像莆田有一位妈祖,厦门有一位黄大仙吗?只听说此地原名“鸡笼”,有山形似鸡笼。再如,词中那位台胞在鼓浪屿见到“四周海茫茫”,“登上日光岩眺望,只见云海苍苍”,又是“海”,又是“云海”,先后错杂而重复。“他娓娓的话语记心上”这一句显得业余,好像只是为凑足音节。再如“思乡思乡啊思乡,鼓浪鼓浪啊鼓浪”,这种靠简单重复拼凑出来的句子,只能反映作者想象力的贫乏和语言的苍白。直到现在,还有不少网友对原词提出批评,甚至认为原词“糟贱了这么好的曲谱”。
  一支歌曲的创作需要作词、谱曲、演唱等几个方面力量的参与,但决定其成败的是谱曲。尽管有的业内人士不大赞同我的看法,但我仍然毫不动摇地坚持这一观点。很多歌曲旋律十分优美,人们欣赏了许多遍却不知道歌词说了些啥,找来一看,要么土得掉渣,要么是口号堆砌,要么是打油句子,措词不得体甚至文理不通,但歌词的低劣并没有影响美好曲调的迅速传播。打个不太恰切的比方,就像一个靓丽女子款款登场,万众瞩目,没有人留意与其搭配的“另一半”。前些日子在视频里看到一群美国佬演唱《社会主义好》,看他们唱得那么卖劲,实在让人鼓舞,一个内心里感奋不已的圈友发给我之后,我立马发了“朋友圈”。直到一个广东网友告诉我,老外觉得什么曲子好听就唱什么,至于歌词人家根本就不懂,即使懂了也不在意,这才使我更加坚信:曲子与歌词往往是无关的。

  《鼓浪屿之波》传播了几十年,我从来没有关注过它的歌词,甚至把它记成了“鼓浪屿之歌”。后来听说毛翰等人重新为其填词,我依然没有关注原词是怎么写的,只是以为原词不适合厦门地方的需要。最近又听说毛翰的填词引起了争议,我才找来原词拜读,真没想到是如此勉强。
  《鼓浪屿之波》驰名天下,但厦门却没有占到多少“便宜”。按照那次创作规定的主题,歌词本没有义务赞美厦门,不赞美厦门倒也罢了,但歌中一个劲地念叨“台 湾是我家乡”,“母亲生我在台 湾岛”,一遍又一遍地唱着“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给人的感觉却是人家在鼓浪屿、在厦门度日如年。试想,一位台胞身在厦门,一点也没有感受到厦门的美丽,这座城市一点也没有让他感到宾至如归,流连忘返,而渴望快快离开,这让厦门听了作何感受?其中的别扭和难堪,厦门想必早已感受到了。因此,这些年来在厦门的一些重要场合出现《鼓浪屿之波》,往往是只奏其乐,不唱其词,厦航的飞行航班上也是如此处理的。

  《鼓浪屿之波》歌词缺憾的产生,我看用“仓促”来解释可能比较合适。当时,除了政治任务的“紧迫性”之外,“曲先词后”的程序反常很可能是导致这支好曲被胡乱“许配”的一个重要原因。试想,如果有了如此好的乐曲,组织者能够比较从容地面向社会搞一次歌词征集,随便挑一首歌词或许都比这首好。
  虽然木已成舟,对于原词立意构思和艺术表现上存在的种种缺陷,早就有人试图弥补。就在这首歌问世不久的1982年,著名歌词作家吴苏宁先生就曾为《鼓浪屿之波》重新填词,并改题为《鼓浪屿唱晚》:“月光撒在水面上,微风乘波浪,花香涌过日光岩,沙滩醉海旁。双双脚印恋人留,琴弦伴着歌儿唱,我流连,我忘返,流连忘返听集美钟声响。霓虹映在鹭江上,游艇驾波浪,灯塔闪在夜幕中,巨轮进海港,五洲四海亲朋来,欢声笑语聚一堂,我心怡,我神旷,心怡神旷看厦门更辉煌。”据吴苏宁先生介绍,《鼓浪屿之波》的作曲家钟立民先生见过此词,曾予首肯,说明他也意识到了原词的问题。《鼓浪屿唱晚》后来收入“中国歌海词丛”吴苏宁专辑《非呓语》,手抄的歌谱也保存至今。
  正因为《鼓浪屿之波》歌词欠佳,当2007年3月厦门“两会”上有提案建议把《鼓浪屿之波》定为厦门市歌时,理所当然地被否决了。然而,由于《鼓浪屿之波》的旋律优美,在厦门人民心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为之重新填词用做厦门市歌,就成为许多人的共识。

  此后,不断有人做过为《鼓浪屿之波》重新填词的尝试,直到今天上网搜索,还能找到多个填词文本,其中不乏好作品,但我更为赞赏的还是华侨大学教授毛翰改题《鼓浪屿之歌》的填词:“鼓浪屿白鹭飞翔,浪漫写在天上。鼓浪屿鼓动青春来,青春啊一路歌唱。日光岩上眺望,长虹飞跨海浪。天有情,海有爱,我们拥有你美丽的厦门港。∥母亲城碧波荡漾,海岸几度沧桑。母亲城广厦千万间,凤凰花门前开放。皓月园中徜徉,两岸华灯初上。天有情,海有爱,我们拥有你美丽的厦门港。∥鼓浪屿琴声悠扬,日夜在海天回荡。有多少人间失落的梦,都在这里珍藏。珍藏点点星光,珍藏鸟语花香。天有情,海有爱,我们拥抱你美丽的厦门港。”

  毛翰是诗人,这首歌词体现了相当的艺术水准,也展示了诗人的才华,因此深得著名指挥家郑小瑛赞赏,郑教授曾多次指挥厦门爱乐乐团演唱。2012年5月19日厦门大学音乐厅,郑小瑛指挥厦门爱乐乐团重新演绎此歌(改题《美丽的厦门港》),随后作为中国优秀交响乐团及作品展播之一,由中央电视台及厦门电视台播出。著名文艺理论家孙绍振教授有专文《〈鼓浪屿之歌〉歌词评析》,解说其词从“日光岩”“皓月园”到“点点星光”(日月星),从“天有情”“海有爱”到“我们拥有你”(天地人)的纵横交织的意象结构,发表在2010年11月29日《厦门日报》。撰文赞赏毛翰填词的还有厦门大学王卫华教授的《鼓浪屿之歌,新词新气象》等文章。著名音乐家鲍元恺教授也说:“我觉得这首歌词很不错。原词中某些关于两岸关系的安排受到当时社会政治的局限,而有些牵强附会。”

  《鼓浪屿之波》是作曲家钟立民先生的神来之笔,是其一生唯一的传世之作,厦门有幸得之也算缘分。此曲如今早已是厦门的一张文化名片。厦门如果要抛开《鼓浪屿之波》,创作一首词曲全新的歌用做市歌,成功的可能性更小。因此,鲍元恺教授说:“中国的各大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谁都没有一首像样的市歌。厦门有《鼓浪屿之波》,很难得。要珍惜。”珍惜的办法就是珍惜其经典旋律,重填歌词,推陈出新,让它焕发出新的艺术生命。
  《鼓浪屿之波》重新填词势在必行,当然不是说一定要用毛翰的填词。最好是组织一次《鼓浪屿之波》重新填词的征文活动,让各路高手同台献艺,一竞高下,最后广泛征求意见,挑选最好的新词重新演唱。此后,如果人们恋旧,还可以让《鼓浪屿之波》新词、旧词两种版本同时存在,并行传唱,让听众去鉴别,让时间去选择,最终优胜劣汰。


  【作者简介】

  任蒙,作家、文化学者,出版有诗歌、散文、杂文、文艺理论等专集22部,其中《诗廊漫步》曾多次再版和重印,《任蒙散文选》再版3次,被誉为“当代实力派散文的代表性作品”,曾获首届“全国孙犁散文奖”唯一大奖、冰心散文奖、全国首届鲁迅杂文奖金奖。学界有《任蒙散文研究》《任蒙散文论集》等5部。现为湖北大学知行学院特聘教授、湖北警官学院、武汉商学院客座教授。
[/email]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t014f7e78ec79b8e5cc.jpg
任蒙.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4-29 21: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鼓浪屿之波》的缺憾与补救
  任  蒙


  《鼓浪屿之波》这首歌问世于1981年底,本是一次“命题作业”,背景是“解放台 湾”的口号改为“和平统一”后,福建省有关部门组织创作以海峡两岸和平统一为主题的歌曲。《鼓浪屿之波》作曲在先,填词在后,为表现两岸同胞亲情,歌词设置了一个用于叙事的人物和情景:由于台 湾海峡的阻隔,旅居大陆的一位台胞,来到厦门鼓浪屿,登高远眺,渴望回到台 湾。

  鼓浪屿四周海茫茫,海水鼓起波浪。
  鼓浪屿遥对着台 湾岛,台 湾是我家乡。
  登上日光岩眺望,只见云海苍苍。
  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

  母亲生我在台 湾岛,基隆港把我滋养。
  我紧紧偎依着老水手,听他讲海龙王。
  那迷人的故事吸引我,他娓娓的话语记心上,
  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

  鼓浪屿海波在日夜唱,唱不尽骨肉情长。
  舀不干海峡的思乡水,思乡水鼓动波浪。
  思乡思乡啊思乡,鼓浪鼓浪啊鼓浪。
  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


  今天看来,一位台胞来到厦门,登上日光岩,目光越过台 湾海峡,渴望回到基隆港,这一人物和情景的设置是不妥当的,经不起推敲,也是与这首歌所要表达的台 湾回归、祖国统一的主题相悖的。
  众所周知,大陆是中国的主体,台 湾只是中国孤悬海外的一座岛屿,一个曾经附属福建的省份,祖国统一只能是台 湾回归祖国大陆,而不是祖国大陆回归台 湾。台 湾自古属于中国,鸦片战争失败后被迫割让给日本,中国痛失台 湾50年,抗日战争胜利台 湾重归中国,1949年后两岸对立兵戎相见,祖国统一一直是中华民族的殷切期盼。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要写一首以台 湾回归、祖国统一为主题的歌,一般来说,应该是写成千成万的台胞,尤其是当年战败去台的**老兵,思念大陆故乡,渴望回到大陆,而不是写零星的旅居大陆的台胞跑到厦门鼓浪屿,去渴望离开大陆,回到“美丽的基隆港”。
  这一点,在台 湾的大批诗人和作家早已用他们的作品做了证实。如国 民 党元老于右任晚年有这样一首绝唱《望大陆》:“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大陆;故乡不可见兮,只有痛哭。”诗人文晓村人在台 湾,心向中原,写了《想起北方》:“在岛上/想起北方/就想起杨柳树下的倩影/伊水河畔的芦笛/以及母亲的纺纱车/谱出的那些摇篮曲……”这类爱国怀乡诗,还可以列举许多,这才是爱我中华、渴望祖国统一的正声,而《鼓浪屿之波》式的“逆向抒写”显然不大符合时代主流,与这首歌曲的预设主题也是南辕北辙的。

  再从艺术上看,《鼓浪屿之波》的歌词无论是意象表达还是语言锤炼,都是不理想的。台 湾的港口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渴望见到基隆港,而不是高雄港、花莲港、台中港呢?基隆在距离上也不是和厦门靠得最近的城市。“我紧紧偎依着老水手,听他讲海龙王”,这一情节从何而来,“海龙王”与基隆港有什么特殊渊源,就像莆田有一位妈祖,厦门有一位黄大仙吗?只听说此地原名“鸡笼”,有山形似鸡笼。再如,词中那位台胞在鼓浪屿见到“四周海茫茫”,“登上日光岩眺望,只见云海苍苍”,又是“海”,又是“云海”,先后错杂而重复。“他娓娓的话语记心上”这一句显得业余,好像只是为凑足音节。再如“思乡思乡啊思乡,鼓浪鼓浪啊鼓浪”,这种靠简单重复拼凑出来的句子,只能反映作者想象力的贫乏和语言的苍白。直到现在,还有不少网友对原词提出批评,甚至认为原词“糟贱了这么好的曲谱”。
  一支歌曲的创作需要作词、谱曲、演唱等几个方面力量的参与,但决定其成败的是谱曲。尽管有的业内人士不大赞同我的看法,但我仍然毫不动摇地坚持这一观点。很多歌曲旋律十分优美,人们欣赏了许多遍却不知道歌词说了些啥,找来一看,要么土得掉渣,要么是口号堆砌,要么是打油句子,措词不得体甚至文理不通,但歌词的低劣并没有影响美好曲调的迅速传播。打个不太恰切的比方,就像一个靓丽女子款款登场,万众瞩目,没有人留意与其搭配的“另一半”。前些日子在视频里看到一群美国佬演唱《社会主义好》,看他们唱得那么卖劲,实在让人鼓舞,一个内心里感奋不已的圈友发给我之后,我立马发了“朋友圈”。直到一个广东网友告诉我,老外觉得什么曲子好听就唱什么,至于歌词人家根本就不懂,即使懂了也不在意,这才使我更加坚信:曲子与歌词往往是无关的。

  《鼓浪屿之波》传播了几十年,我从来没有关注过它的歌词,甚至把它记成了“鼓浪屿之歌”。后来听说毛翰等人重新为其填词,我依然没有关注原词是怎么写的,只是以为原词不适合厦门地方的需要。最近又听说毛翰的填词引起了争议,我才找来原词拜读,真没想到是如此勉强。
  《鼓浪屿之波》驰名天下,但厦门却没有占到多少“便宜”。按照那次创作规定的主题,歌词本没有义务赞美厦门,不赞美厦门倒也罢了,但歌中一个劲地念叨“台 湾是我家乡”,“母亲生我在台 湾岛”,一遍又一遍地唱着“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给人的感觉却是人家在鼓浪屿、在厦门度日如年。试想,一位台胞身在厦门,一点也没有感受到厦门的美丽,这座城市一点也没有让他感到宾至如归,流连忘返,而渴望快快离开,这让厦门听了作何感受?其中的别扭和难堪,厦门想必早已感受到了。因此,这些年来在厦门的一些重要场合出现《鼓浪屿之波》,往往是只奏其乐,不唱其词,厦航的飞行航班上也是如此处理的。

  《鼓浪屿之波》歌词缺憾的产生,我看用“仓促”来解释可能比较合适。当时,除了政治任务的“紧迫性”之外,“曲先词后”的程序反常很可能是导致这支好曲被胡乱“许配”的一个重要原因。试想,如果有了如此好的乐曲,组织者能够比较从容地面向社会搞一次歌词征集,随便挑一首歌词或许都比这首好。
  虽然木已成舟,对于原词立意构思和艺术表现上存在的种种缺陷,早就有人试图弥补。就在这首歌问世不久的1982年,著名歌词作家吴苏宁先生就曾为《鼓浪屿之波》重新填词,并改题为《鼓浪屿唱晚》:“月光撒在水面上,微风乘波浪,花香涌过日光岩,沙滩醉海旁。双双脚印恋人留,琴弦伴着歌儿唱,我流连,我忘返,流连忘返听集美钟声响。霓虹映在鹭江上,游艇驾波浪,灯塔闪在夜幕中,巨轮进海港,五洲四海亲朋来,欢声笑语聚一堂,我心怡,我神旷,心怡神旷看厦门更辉煌。”据吴苏宁先生介绍,《鼓浪屿之波》的作曲家钟立民先生见过此词,曾予首肯,说明他也意识到了原词的问题。《鼓浪屿唱晚》后来收入“中国歌海词丛”吴苏宁专辑《非呓语》,手抄的歌谱也保存至今。
  正因为《鼓浪屿之波》歌词欠佳,当2007年3月厦门“两会”上有提案建议把《鼓浪屿之波》定为厦门市歌时,理所当然地被否决了。然而,由于《鼓浪屿之波》的旋律优美,在厦门人民心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为之重新填词用做厦门市歌,就成为许多人的共识。

  此后,不断有人做过为《鼓浪屿之波》重新填词的尝试,直到今天上网搜索,还能找到多个填词文本,其中不乏好作品,但我更为赞赏的还是华侨大学教授毛翰改题《鼓浪屿之歌》的填词:“鼓浪屿白鹭飞翔,浪漫写在天上。鼓浪屿鼓动青春来,青春啊一路歌唱。日光岩上眺望,长虹飞跨海浪。天有情,海有爱,我们拥有你美丽的厦门港。∥母亲城碧波荡漾,海岸几度沧桑。母亲城广厦千万间,凤凰花门前开放。皓月园中徜徉,两岸华灯初上。天有情,海有爱,我们拥有你美丽的厦门港。∥鼓浪屿琴声悠扬,日夜在海天回荡。有多少人间失落的梦,都在这里珍藏。珍藏点点星光,珍藏鸟语花香。天有情,海有爱,我们拥抱你美丽的厦门港。”

  毛翰是诗人,这首歌词体现了相当的艺术水准,也展示了诗人的才华,因此深得著名指挥家郑小瑛赞赏,郑教授曾多次指挥厦门爱乐乐团演唱。2012年5月19日厦门大学音乐厅,郑小瑛指挥厦门爱乐乐团重新演绎此歌(改题《美丽的厦门港》),随后作为中国优秀交响乐团及作品展播之一,由中央电视台及厦门电视台播出。著名文艺理论家孙绍振教授有专文《〈鼓浪屿之歌〉歌词评析》,解说其词从“日光岩”“皓月园”到“点点星光”(日月星),从“天有情”“海有爱”到“我们拥有你”(天地人)的纵横交织的意象结构,发表在2010年11月29日《厦门日报》。撰文赞赏毛翰填词的还有厦门大学王卫华教授的《鼓浪屿之歌,新词新气象》等文章。著名音乐家鲍元恺教授也说:“我觉得这首歌词很不错。原词中某些关于两岸关系的安排受到当时社会政治的局限,而有些牵强附会。”

  《鼓浪屿之波》是作曲家钟立民先生的神来之笔,是其一生唯一的传世之作,厦门有幸得之也算缘分。此曲如今早已是厦门的一张文化名片。厦门如果要抛开《鼓浪屿之波》,创作一首词曲全新的歌用做市歌,成功的可能性更小。因此,鲍元恺教授说:“中国的各大城市,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武汉……谁都没有一首像样的市歌。厦门有《鼓浪屿之波》,很难得。要珍惜。”珍惜的办法就是珍惜其经典旋律,重填歌词,推陈出新,让它焕发出新的艺术生命。
  《鼓浪屿之波》重新填词势在必行,当然不是说一定要用毛翰的填词。最好是组织一次《鼓浪屿之波》重新填词的征文活动,让各路高手同台献艺,一竞高下,最后广泛征求意见,挑选最好的新词重新演唱。此后,如果人们恋旧,还可以让《鼓浪屿之波》新词、旧词两种版本同时存在,并行传唱,让听众去鉴别,让时间去选择,最终优胜劣汰。


  【作者简介】

  任蒙,作家、文化学者,出版有诗歌、散文、杂文、文艺理论等专集22部,其中《诗廊漫步》曾多次再版和重印,《任蒙散文选》再版3次,被誉为“当代实力派散文的代表性作品”,曾获首届“全国孙犁散文奖”唯一大奖、冰心散文奖、全国首届鲁迅杂文奖金奖。学界有《任蒙散文研究》《任蒙散文论集》等5部。现为湖北大学知行学院特聘教授、湖北警官学院、武汉商学院客座教授。
[/emai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半卷书文化网 ( 闽ICP备15009523号 )

GMT+8, 2018-10-18 21:22 , Processed in 0.328125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