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卷书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总共1432条微博

半卷微博

查看: 525|回复: 0

[评论与访谈] 在"时间羽翼下的去向与归途--郑重、萧然福州诗茶会"上的讲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4 09: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在"时间羽翼下的去向与归途--郑重、萧然福州诗茶会"上的讲话



在诗歌创作层面,我没有专业方面的能力去谈论。在这里,我只想谈谈自己和诗歌的那些事,来表达诗歌对我生命的重要意义。

1998年,由于各种困顿,我离开诗歌,开始了谋生的过程,去了广东。后来自己创办了公司,赚了些钱,在另一个环境中适应了下来;再后来,在那种环境中完全改变了我个人的属性。有那么几年时间,按现在的标准来看,我是完全坠落了,经常出入娱乐场所,连着几天几夜,关在在宾馆里,聚众赌钱。很长的一段日子,我竟未看到过早上的太阳,因为每次都要狂赌到天快亮了,才晕晕沉沉睡去。巨大的空虚,让我沉迷于纸醉金迷之中。我的身体,在那些年里也出了状况,迅速胖到一百七十多斤。那些年,我无法面对自己,甚到有时在文字中看"萧然"两个字,看到可能引起回忆的任何线索,都要赶紧回避,其实内心明白,自己不可救药了。

2009年的三月份,我在北京。有一天出差回到公司,发现办公桌上有一本诗集,是广东女诗人小衣的《倒油漆》。原来小衣是公司一位员工的同学,给她寄来了诗集,那位员工不读诗,不知道她从哪里知道我以前写诗,就转送给我。我当时只是顺手随意翻了起来,不料却如遭电击,里面那些挣扎的文字,那些梦呓的诉说,如同一面镜子,一下子反照出了自己灵魂深处的种种丑陋。

你很难想像,在那一刻,一个大男人,顿时泪流满面。放下诗集,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一个人跑到公司楼下的护城河边,那时,河边的桃花开得正凶。我沿着护城河,一路走远。突然有一些诗句就冲上 脑海,那首诗叫做《桃花》,那一天是2009年3月21日。是我回到诗歌的第一天。

一切就此改变了。我几乎停止了所有坏习惯,重新开始读书,重新写诗。我每天都疯狂跑步,每天两次,有时三次,用了三个月的时间,让自己的体重回到一百三十多斤。其实那种奔跑,不仅仅是要甩掉多余的体重,更多的奔跑,在我内心是在刻意逃离一些什么,努力去抵达一个地方。没有人可以理解,是诗歌的魔力,彻底改变了一个人的灵魂。

诗人小衣,至今未谋过面,甚至在五年里,我刻意不让她知道,有这么一个诗人,读过她的诗,重新回到了诗歌的归途。但是内心,一直谢谢小衣。

在后来比较冷静的一些时间里,我才有一些理性深入的思考;我才知道,诗歌,原来是我一个人的宗教。是诗歌,对我进行了救赎。

以前看过香港的一个连续剧《8号当铺》,故事说的是,在人间隐藏着那样一个当铺,每个人可以拿出自己宝贵的东西,到那里典当,换取想要的事物。爱情、良知、智慧,都可以做为典当物。最宝贵的典当品,是一个人的灵魂,它可以换取世上任何欲望的物品,但是,典当了,就不能再赎回的。

当时我明白了,我也是8 号当铺的顾客,我典当掉了自己的灵魂。

是诗歌,是诗歌里那种无上的宗教般的精神力量,对我进行了一次心灵的唤醒,对我的生命进行了一次彻头彻尾的洗礼;对我进行灵魂的救赎。诗歌,于我,就是一个人神圣的宗教。

这就是我回到诗歌的原因。

诗让我重归平静。我从09年重新写诗,但我却刻意不去发表。因为我有自己的理解,宗教,它是心灵的修行,它不要受到外界的干扰,所以才有入定和闭关之说。我写诗,是对心灵的洗礼和救赎,早己没有功利目的。如果你要去考虑发表,就会去在意形式了,就会去在意内容了,可能就为发表而写作。这不是我的初衷。那些年,我不去关注文学刊物,拒绝参加任何形式的文学活动。我只从网络上寻找一些可以对应自己心灵的文字来阅读。

我一直铭记着一个故事对我的警醒:在印度,有一个高人,静心修练,最后达到可以让身体自由飞升的状态。出名了,很多人来请他做飞行表演;刚开始飞行很顺利,后来,却飞不来了。一位更高明的人说出原因:飞人在多次飞行之后,开始要出场费、开始注重演出服、开始讲究飞行的姿势。心里装了太多世俗的东西,一颗超重的心,自然再也飞不起来了。诗歌也是,如果讲究过多的功利目的,也就背离了自由的状态了。

这个诗集出来后,得到不少赞扬的话,但我最认可的是福州文联主席徐杰的话,前几日,有幸在仙游和徐主席见面,徐主席说,萧然你真是特别,从事商业,还能写出那么干净的诗歌。我笑而不答。其实我想回答的是:因为我内心本来就是安静的,诗歌本来就是应该安静的,一如宗教。

就算今天[2] ,我坐在这里,是今天这场盛会形式上的主角,我的内心仍然无比安静,诗歌的宗教,让一条最清澈的河流,每天都从我心里静静流过。

我还在写,我还会写下去,走在诗歌宗教的归途中。我己经给自己的下一本诗集起好了名字,那就是:《一个人的宗教》。

2015年1月29日 于福州三和茶道馆[3]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半卷书文化网 ( 闽ICP备15009523号 )

GMT+8, 2018-11-16 17:12 , Processed in 0.250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