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卷书文化网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总共1430条微博

半卷微博

查看: 2187|回复: 1

[诗歌] 泰国华人诗社《小诗磨坊》2015卷序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20 10:2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泰国华人诗社《小诗磨坊》2015卷序言

毛  翰

泰华诗社“小诗磨坊”成立于2007年,发起人是曾心和林焕彰,原有八位诗人:岭南人、曾心、林焕彰、博夫、今石、杨玲、苦觉、莫凡,所谓“七加一”,就是七名泰国华人,加一名来自台湾的林焕彰。至2012年,增加晶莹、温晓云、蛋蛋三位,成为“十加一”。诗社成立后,每年出版一本合集《小诗磨坊》,专收六行以内的小诗。
出于对泰华诗歌的敬重,2014年9月我试着作了一篇《泰华诗歌集句》,集录了“小诗磨坊”十一人另加一位刘舟的佳句。加上刘舟,意在表示“小诗磨坊”不是泰华诗坛的全部,在“小诗磨坊”之外,还有一些诗人存在着,活跃着。
《泰华诗歌集句》附记云:
我所在的华侨大学与泰国华侨崇圣大学合办中国文学研究生班,近几年我常去曼谷上课,与泰华作家相聚,备感亲切。泰华作家坚持母语写作,坚守一方心灵的故园,令我感动。泰华诗坛今有“小诗磨坊”,其《小诗磨坊》已连续出版到第8辑。
然而,泰华诗坛却是青黄不接,后继无人,年轻的华裔极少能用华文写作。“小诗磨坊”今有十一位诗人。岭南人(符绩忠)为泰华诗坛元老,1957年山西大学毕业前夕走脱,免于右派荆冠。曾心生于泰国,毕业于厦门大学,“小诗磨坊”在他家红楼挂牌。林焕彰本是台湾诗人,因在曼谷主编华文报纸副刊多年,与泰华诗坛缘分颇深。杨玲活跃于泰华报业,其父为泰华著名作家老羊。其他诗人博夫、今石、晶莹、苦觉、温晓云、莫凡、蛋蛋,则是清一色的中国新移民,包括刘舟,文革初从云南出发,参加缅共游击队,失败后辗转来到泰国。这不免让人感慨,这世上有官二代、富二代,却没有僧二代,僧二代不能由寺院产生,只能由俗家子弟剃度了去补充。念及《孟子》“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今人往往莫名感伤。
最新成为泰华作家(学者)的,大概要数我的同事范军博士,他与华裔学生许秀云相爱,移居泰国,“秀云就范,许妹从军”成为泰华文坛佳话。但他们的孩子将会成为下一代泰华作家吗?这是不大乐观的。
《泰华诗歌集句》如下:

因风出岫的云
回头,找不到回家的路        (岭南人《华侨》)
李白的月亮独揽千年
今夜  偶尔掉落我家的浅塘(曾心《李白的月亮》)
雪在远方,雪在雪的家乡
我在我年老的他乡        (林焕彰《雪在溶化》)
是心在路上
还是路在心上                  (博夫《传说》)
灵魂已经出了窍
风是你唯一的依托              (刘舟《落叶》)
风中那条红丝带
绣着我的小名                  (今石《梦回》)

总是在湄南河畔寻觅
那一叶即将停靠的小舟 (杨玲《静静的守候》)
喧嚣淹没了午夜无眠
陡然忘却前世今生          (晶莹《踏雪访梅》)
蒙面的夜
用星星钓我们五彩的梦   (苦觉《站着睡觉》)
有一种缘
放手后即为风景          (温晓云《放手》)
今夜,我决定与月为偶
没有太多缘由              (莫凡《秋醉》)
梦很长故事很长
泪  洗刷忧伤            (蛋蛋《梦的夜》)

在泰国,对于华文诗歌及整个华文文学的现状和前景,人们多持悲观态度。汉语在这里处于弱势地位,不断地被当地语言侵蚀着同化着,读者在萎缩,作者在凋零,其未来的命运几乎只能是逐渐流散湮灭。曼谷街头的商号店铺的汉字招牌很多,但那只是一种假象,曼谷华裔能说汉语的其实很少。近年兴起的汉语教育不可能反客为主,也就不可能改变泰华诗歌的宿命。泰国本地培养不出新一代的华文作家,新一代的华文作家只能是来自中国的为数不多的新移民,包括留下来的汉语教师。“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南宋大儒朱熹《观书有感》这首诗,倒像是今日泰华文坛的天才预言和写照。
由此,我更对泰华作家以及各国华文作家坚持华文文学创作充满敬意,对《小诗磨坊》等泰华诗人的坚韧和执著由衷敬佩!

这个4月初,愚人节才过,杨玲老师在网上对我说,小诗磨坊今年的稿件已编选过半,要我准备写序。我问,我够格吗?杨玲说:“曾心先生不是和您讲好了,今年的小诗磨坊请您写序,他说您答应了呀!”糟糕,我记起来了,去年9月在曼谷曾心先生府上,我是答应过。这已有点轻诺寡信了,尽管我一向怕写诗评,更怯于作序,此番也只能勉为其难了。
于是,我认真拜读了杨玲老师发来的2015年度《小诗磨坊》的十一位诗人的大作,试着逐一写下我的读后感,以就教于各位诗人,就教于各位读者方家。
我的读后感如下:
岭南人先生宝刀不老,诗思奇崛,往往出人意表。其《九曲溪──武夷山纪行之一》这样开头:“溯流而下,竹筏载我/流进 碧水丹山”,按常人的思路和语法,应该是“溯流而上,顺流而下”,诗家语则不妨“溯流而下”,因为载着竹筏载着诗人的九曲溪,在众山之间穿行,恰恰是在追溯华夏文明史,追溯那“艄公说了一半,棹歌说了另一半”的山中传奇。其《梦朱熹──武夷山纪行之二》说“听他琅琅/朗诵‘半亩方塘一鉴开’”,“一口闽北口音/只听懂一半/够我享用一生”,此中意趣与古人“半部论语治天下”已隐隐相通了。
曾心先生渐入晚唐,诗也臻于至境,从心所欲不逾矩了。试读其《横渡》:“梦中的彼岸/有座迷人的诗岛//在河岸修炼/坐成一朵浮云//横渡/剩余的岁月”,坐成浮云,横渡岁月,诗人出口成章,无须斧凿,其中借代、曲喻之类诗法的运用,已经了无痕迹,一派化境。对了,晚唐,就是晚唐。一位诗人,其一生的历程,也像是一部唐诗,从初唐的绮靡,盛唐的雄壮,到中晚唐的柔弱安恬,曾心先生的诗,似已近乎其第四境了。“喋喋不休的尘事/在菩萨的眉梢上悄悄荡去”,“那晚的圆月/悄悄地从庭院的圆门/擦身而来”。
年年在台湾与曼谷之间奔波的林焕彰先生,其马年这一组诗,从开头《释放我的马》纠结于马:“甲午马年,我心中养了一甲子的/千万匹骏马,今天/都把它们释放出来……”,诗人解释说“原以为马年会为台湾带来更多好处”,终于只能“我为台湾感到悲哀”,到结尾的《瓷砖上的落叶》:“光阴。下棋。/时间空间,/对弈。”诗已简练至极,几近字字点穴。从中可以窥见的,是诗人的某种心路历程,质言之,是某种倦怠和无奈。
博夫先生人到中年仍然遭遇爱的《陷阱》:“曾经跟浪花默默诉说过/曾经跟雪花悄悄私语过/曾经跟飞花轻轻耳语过//无法用文字描述/你的酒涡/迷离得像陷阱”,真让人不禁生出许多的羡慕和嫉妒。还有《追忆》:“星星在窃窃私语/弯月送来了原始的宁静”,“倾听鲜花打开花瓣的声音/让闲云流水捎去我跳动的温柔”,《永恒》:“筛一筛记忆中的永恒/你成了我的信仰//我在季节里等你/你却不属于春夏秋冬这四季”,博夫先生这一组诗,连同诗人境遇,真是美不胜收了。
今石先生身在泰国,笔下却有无尽的故国情思。且看他的诗题《松》《竹》《梅》《兰》《菊》,先在“岁寒三友”和“花中四君子”之间寻寻觅觅,然后回到故乡山东,以《孟良崮》为抗日英雄鸣不平,情系湖北,以《黑蝴蝶》感慨京山一中学生烧书抗议学校乱收费,更以《裂缝》忧虑大陆与香港之间的渐行渐远:“日甚一日/理解被丢弃一边垂头丧气”。还有《雾霾天》感叹故国“心灵里的雾霾比大自然的雾霾还要凶险”,还有《狗》勾起记忆里的“走资派和走狗”那个疯狂的年代。其诗多以思想性见长。
杨玲老师的诗思不时显得细腻而别致,引人入胜。例如,在武夷山的《朱熹书院》:“书院里古香古色/肃穆寂静课室中/夫子滔滔不绝//我坐下乖乖听讲/蟋蟀在院外叫我/出来  出来”。又如《洒脱》:“情也淡淡  爱也轻轻/让人生死相思//流量太多/你越不过拥挤的人群/我只能携一抹流云/洒脱一笑”。有时,抛却曲致的胸臆直抒,也自见其诗其人的洒脱和率真,如《诗与歌》,如《安慰》:“常常安慰别人//但安慰别人的话/始终安慰不了自己/也等不到别人的安慰//只有自己/慢慢地站立起来”。
诗如其名,晶莹先生的诗透着婉约,玲珑剔透,从第一首《叩春》:“三月孕育的精彩/抚慰着四月的哀婉//山河风采瞬间绽放/点亮了静谧星空//浪花睡了/山花醉了”,中经《远方记忆》:“日子里的别愁结痂已久/拭去四季的泪/厝于远方的田头/循风闯入禾苗的晚唱/蓦然记起了曾然的挥手”,直到最后一首《江畔夜趣》:“我们复活了荒芜的夜/我们擦亮了夜的眼睛”,其婉约唯美的诗风贯穿始终。
苦觉先生的诗多是其苦思之后的觉悟吧,可这份苦觉为什么要说破呢?试看其第一首《第四代灵感》,“阳光下/那滴淋在我额头上的雨/是我诗里的第四代灵感”,那语象何其美好,为什么要续以“那是飞鸟的排泄物”呢?2014年9月17日,刘淑华女士带他与我一起去游览泰国故都大城,我对诗人苦觉有了更多了解。今读其《新娘》,见其诗外语云:“笔的新娘是墨。我的新娘,是风是雨是诗是歌!”我倒希望其新娘,走出风雨,走出诗笺,走进其不再清苦的生活,不要总如那幅《曼谷晨景》“花在静坐和尚在走动”。
温晓云女士的诗一派纯情,爱的温婉,青春的感伤,读来亲切而动人。《筑爱的天堂》:“不相对心常在/浅遇深知/你且行我且惜/用心筑爱的天堂//献给你一生/最亮丽的季节”。《花开的声音》:“在艳阳下铺上花开的声音/你的名字放在可以仰视的高处/喜悦的喷薄幸福缓缓流转//岁月渐老/那一抹冷香/挂满我梦寐的传奇”。一首首让人无端地生出含菁咀华、相见恨晚的怅惘。
莫凡先生的诗也自有其不凡之处,如《落叶》:“如果你是秋的信史  如果是/如果你是诗的情人  如果是/如果你是风的骄子  如果是//那么,即便是情枯酒竭/我也会在万物萧瑟之时/为你  醉倒”。惯于自由挥洒的诗人,偶用七言,《即兴》成之,也不裁自工:“一山一水一群雁/一村一野一孤烟/一方乡音一方客/一壶浊酒一堂春”。
蛋蛋女士天生一张鹅蛋脸,其生活也很圆满吧。她这一年的诗,始于纯情,“再次与你邂逅,在那年少的地方”,“在该不该接你递来玫瑰时/心和花瓣已悄悄/绽  放”,然后是一连串的人生彻悟,如《醉》“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不品你的笑不想你的好//把它们通通酿进酒瓶里//浅尝即可,多喝/怕会一生烂醉”,不痴不狂,诗所表达的是一种矜持和淡雅,理性和睿智。
……
我自己偶尔也会习诗,前几年来泰国,有感于这个国家的美好和友善,试着写过一首歌词,题为《泰国你好》,今谨抄录在此,借以表达我对于泰华诗人、泰华作家以及所有的泰华同胞的真挚的敬意和祝福:
泰国你好,泰国你好!久慕你的美名我来了。来游湄南河,来拜千佛庙,来看看曼谷这天使的城堡。泰国你好,泰国你好!向往你的风情我来了。浪漫芭堤雅,情迷普吉岛,还有那清迈她靠着金三角。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风骚,泰国的名片何止是欢乐妖娆!一样的世界,不一样的拥抱,如果没有泰国,这世界多么单调!泰国你好,泰国你好!骑上你的大象我乐逍遥。椰风轻轻吹,金佛微微笑,笑散了人间那千年的烦恼。
                                 2015-4-19于华侨大学
发表于 2015-11-22 00:0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已把链接转载到半卷书华文网上了。谢谢分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半卷书文化网 ( 闽ICP备15009523号 )

GMT+8, 2019-11-19 23:02 , Processed in 0.18750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